登坛
尾声 拜印

上一章:第十章 烽火嫁车

努力加载中...

——那何妨,我裙钗与登坛?!

就是那软弱如嫣落,也曾拼力相助自己,自己还有什么资格退动?

而她身后,万柳山庄的门口,陈去病正率着古铭,倚马而立。

他在心中轻轻念着:红棂,红棂……几日之前,他与她多年之后,终于可以小窗静坐。可他什么都没说,那些私下的情怀尽管如初,已不必说了。九月初九,这是秋了,万柳山庄外尽多红叶。他与红棂在那窗下对坐时,那红叶就在窗外经霜更艳地红着,象她曾经拥有的跃入过他眼中的颊,那不是颊,而是飞霞。

——然后,他喘息了一下,那么深地看着自己:“我虽说可以托付的好象还有两个半人,但到托无可托时,红棂,你会不会愤然而起,为我勇决呢?”

她看向那不高的石坛之上,那一案之侧,却是程窈娘一钩袖手,面色带煞地站着。

所以,她才能遥遥凭此一录,得程非与陈去病之助,于宁王反机将发未发,还未成势之机,密通江苏参军高起,扶大厦于将倾,挽危亡于倾刻。

——可她知道那坛子的意义。那是个将军之坛。如今,她却要把它借用了,借用来做那愈铮毕生心血苦心结就的一坛。

而今日,肝胆一录,托无所托。陈去病与她密谈了已整整三日。他人在军中,德望又不够,所以勉力劝她,当此重责。

快要飘落的柳叶是数不清的一把把弯着的刀,直待秋风卷起时,你才能在它的柔媚中看到它的肃杀。

……这才是他心目中的那一个温柔敦厚的女子……裴红棂已近坛边……陈去病眯起眼,他的心头被温软的触动,想起这世路,想起那花间,想起那一晌相对,想起此后的同袍共事,想起那裙钗包束下温柔敦厚里隐藏的挺立与锋芒,正是:

后园,石径,干净净的石径,因为秋,两边有扫过的落叶。

这是陈去病与细谈后的决定。她不能托辞,不能放弃。因为,那肝胆一录,也非任一人都可驭使的。那就且让她托亡夫之清誉,以未亡人之身,登坛拜印,结就此盟,阻东密那倾覆天下之欲吧……

裴红棂缓步提裙,脸含微笑,走向那一方古朴军案。

他的面色微微含笑,脸上依旧笼了层旁人看不透的氤氲之气,定定地看着那个女子向那个石坛走去。

“世事一场冰雪”

鲁狂喑的万柳山庄中,万柳如军,排列如阵。一根柳丝就是一根扬起的马鞭,而老而硬的根,象是他那弥老弥辣的情怀。

——裴红棂正自缓步而入。

“花间几度红棂……”

——她耳中想起愈铮的话:“这一册《肝胆录》,事关天下兵权。我凭之与东密相斗的就靠这个。天下兵镇,尽多热血男儿。东密意图以教治国,一旦发动,扰乱天下,其祸必烈。从当年丁老中书起,就已秘结天下军旅热血男儿,他们有的甚或不惜万死,投入东密。到我手中,终于结成得《肝胆》一录。这是一册秘不为人知的结盟。东密一旦事发,可凭此录阻之。天下七十一路兵镇,入我录中的豪杰也共有百余人。他们虽多位居偏职,但情怀勇烈,心系天下。时危节乃现,板荡识忠良,手中真正操有可与之共生死护天下的兵士。这一录,你可切切慎重了。”

这里是万柳山庄的小校场。鲁狂喑祖上曾是朝中良将,家中也设的有小校场。他的家中,还有开国天子圣谕特设的子弟兵。

窗外的红叶映着夕阳的余红反出的光,静静地照在红棂的脸上……

那些兵士不多,不过百余之数,都是鲁家子弟,这时都刀戟鲜明的阵列于校场之内。

——她足下路的前方,通向一个已筑了好多年的石坛,不高的石坛。

裴红棂抬首看向前方,只见余果老与鲁狂喑正立在坛下,白发萧然,朽老挺立。他们的白发是萧疏的,但他们的风骨、是硬的。

——天下无肝胆,

她曾是那么希望可以把它托付出去的,可惜,托无所可。但哪怕已无人托付,她也不会让俞铮一生的心血就此白费!

——我会倾力助你!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