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坛
第五章 “罢、歌舞!”

上一章:第四章 秋千 下一章:第六章 卖珠人

努力加载中...

而那个端着一尾鱼正要送上楼顶的,想来就是他们这一场杀局的前奏。

满座缙绅象都没明白他在说些什么。裴琚扫了他们一眼,却知道,就在座中,这些南昌城中的世阀旧族,只怕就不有不少人与东密与清流社有着种种说不清的干系。他忽从怀里一掏,掏出了一个羊皮小卷——棂妹昨晚最后还是遣人来把这东西交付了他。

“反折枝”之术招式去向本尽为捉拿对方关节,捉住之后,反向就撇。这一路手法极为凶残,所以鹰爪门中,就是同门对练,也绝对不用此术。

可他跌落前的一霎那,还是身子一翻,集聚全力,倒踢紫金冠!他发出了他终于得隙的全力一击。

当今之局,东密与清流社俱都虎视于侧,已经够乱的了。他必需要示之以弱一些吧?

阁内外的人根本来不及看到什么,只听到半空里忽然响起一声鹰鸣。那一声突然传来,底气苍华,声音嘹厉。

“诸君子,见猎心喜,欲与兄同乐,兄可否开怀笑延之?”

苍华猛地一扬头,小十三是他在苍门中竞争最烈的苍远的小弟,也是苍家不可小看的一个青年好手,但此人还不足惧。

苍华的披风适时飘起,他的敌手共有六人。身后的敌手还只见到他的披风遮眼,苍华却已从那披风中跳出,近身、曲臂、扣腕、折肱。他的大小擒拿一十九手出手就是折筋断骨之力。

那一笺轻纸凭虚而度也许还不足以称奇,奇的是它拿捏的是时候。不只满座座客,就是连裴府明护暗隐的侍卫们都没有看到那一纸名刺地飞入。

“白衣牟奔腾顿首”

那配阁要远较腾王阁低上许多。只见那配阁阁顶,这时正蜷伏着一个黑衣人。他的身材极为短小,而在他一意蜷伏之际,几乎都看不见了。没有人知道他来,包托那些侍卫,也包括裴琚。

那张名刺来得好突兀——京中“汇墨堂”精制的笺纸一张,突然就那么凭空地从窗外投入飞至。

这一段,让裴琚听着,不知怎么总觉得有些触心。赵氏孤儿,复仇伐命,他忽对着满座缙绅呵呵笑道:“呵呵,赵氏孤儿,赵氏孤儿,没想却唱起了程婴的故事。当今天下,不知有几人还有胸怀——抱揽天下如揽孤儿。”

他是厌了吗,厌于这些朝争暗斗,已厌倦疲乏于这个尘世里。那里面的原因,是不是也有一小部份是因为自己的离去?

腾王阁顶,青烟未散。裴琚失神只有一刻,脑中忽然想到:棂妹,棂妹绝不可能这么轻易地就把这《肝胆》一录就这么交给自己烧了去。以她的聪明,不可能不知道自己如此做为,不过是要暂缓目前危局。她也该会料到自己所谋也大,不会不知道,自己与她亡夫在朝中本为政敌。那她为什么……还把这东西交给了自己?

可,苍华的手指忽然狠狠抠进了自己的掌心里:裴琚他现在要的不是保命,而是安定!在目前已暗湍急急的江西,给万生众姓以一个安宁,任何一点风吹草动都是送与东密与他朝中政敌的可乘之机。他的江西,目下不能乱,他是一向平大祸于未发之前的,这是他立身当朝最让上下交称的一样政绩。如有骚乱,纵可压服,已失颜面。以后裴琚所渴望的升迁也就会变得很难很无望的。

“裴兄清欢雅集,江西一地,斯文之风从此盛矣。闻有清流社”

他全身四肢虚吊吊地向本绝无可能到达的方向晃悠悠地如大鸟折翼。那份晃荡荡的惨壮一眼之下几已击碎了余下三人再战之念。他们顾不得看到苍华他本人此时也面色苍白,只看到他一脸的狠色。

——愈铮死前似乎真的曾想把他的那个《肝胆录》托付给自己,托寄天下有如托寄孤儿。可自己,能接下吗?

旁边却有一人岔笑道:“提起字,倒让兄弟想到了。裴大人,这腾王阁的正面中堂还空着,裴大人精擅书法……备墨!今日裴大人断断要留下些墨宝以为补壁。”

然后,他看起来很真诚的无力。

他一抬头,却见腾王阁下,有一个素锦长衫的人忽然露出身影,一只眼那么深那么千里明见般地盯着自己。

在江西,他就是一尊神,护住千家万户衣食安稳的一尊神。在下民面前,他不会表现出一丝犹疑。虽然他今天还是有意地表现出一点软弱无力。

苍华游目四顾,还有四个,或扮为平常百姓,或乔装成老迈村妪,或打扮成做小生意的小贩,或负手如酸腐文士,或前或后,封住的是裴琚一朝遇刺后仓惶间急退时所有可能的退路。

余下两人如遇大赦,只见他们三条人影跃起,就分开三个方向向远处逸去。

——这个世界,你处于其中,其实绝不可能真正的安如磐石的,但你起码要看起来似乎是安如磐石。所有的争斗且让它暗隐于地下,练达如他,也不可能以一人之力理清人世间所有的是非对错。所以,他一定要借助一点这样的日子,一点虚华的热闹给平时在欲望途中争竞惯了的小民牲灵们一点普天同庆的假象与休憩。

不会有人认得那是苍华在弋阳苍家中独得的“附物役形”的鹰隼大法。那苍鹰般的影子直扑向腾王阁最高处倒数第二层,中间只在一棵老槐树上微微借了一下力,然后它凭空下袭,只听得有人“啊”了一声,全没及看清楚前,那个“满芳楼”端鱼的伙计已被它一抓而起,直向阁外的湖边飞掠而去。

耳中只听裴琚轻声一叹:“肝胆一录空垂世,又怎奈,世事冰雪而已?”

苍华矮小的身子就那么孤伶伶地被遣弃似地站立在暮色里。他胸中却有一种再失怙恃的悲梗之意——他的家,那个他从小生之长之,痛之也爱之的家是回不去了,再也回不去了。

“[正末唱]你道他是个报父母的真男子;我道来则是个妨爷”

——自己就算不出手,以裴琚手下自己苦心调教的护卫之能,加上胡玉旨胡先生在侧,应该也可以应付得了这一场危局吧?

那人年近中年,面上神情和淡,却正是与苍华齐名的华门华苍。

不信也就不信罢了。无论如何,那个矮小狂悍的苍华,已为自己一瞬间的无力,给重新逼了出来相助自己。

那三人领头的一人定了定,忽大叫一声:“风紧,扯乎!”

林中又有两个人转了出来,其中一人叹息地道:“苍九爷果然没有料错,裴琚为人,善于做伪,善收人心。唉,苍华呀苍华,你就看不清裴琚真正的为人吗?为了他,你这次可是犯了门中大忌。”

众人望向那有些发黄的羊皮小卷,只见卷头有三个字清拨孤挺,力透纸背,似乎只在那笔意中就可看出提字人的风骨。那三个字却是:肝胆录。

裴琚静静地望着那个人的眼,手里是《肝胆录》烧后的余烬。那人唇角微微冷笑,似在道:你我相争,这还仅只是开始。江西之局,必定会动荡得永无止息。

妈的!不管了,不管了!什么家累族规,什么苍九爷的严命!他要帮他,因为他正想到自己,帮那个只属于他一个人景仰的裴琚!

而腾王阁的阁内阁外,更是士绅云集。近畿远郊,妇孺俱至。看光景,当真要“开琼筵以座花,飞羽觞而醉月了”。

林中这时转出一个年轻人,只听他笑道:“华哥,苍姓一族中,你一直压我一头。我总算等到了今日。你已违苍九爷不得再助裴琚之命,这一次我没料错吧?你就情等着咱们宗法祠中的罚戒吧!”

苍华的手一紧,狠狠地抓住身子下面的一块琉璃瓦,用力得几乎要把它抓裂——出不出手,到底要不要手?

苍华心里冰炭交催,然后他一注目,却见裴琚在看罢那名刺时忽一抬头的目光,目光难得的一现悠远。

苍华双手中还握着从那人肩头抓下的两块血肉。这时痛得再也受不住,身子一翻,在地上滚了两滚,勉强避开那追袭而至的士绅模样的人和他仆从三人的联手一击。然后,他一张手,手中血肉一掷,那两团肉就直向那士绅模样的人和他一个仆从脸上掷去。

鹰?——裴琚心头灵光一闪,然后脸上就难测其深心地笑了起来。

他的身子本隐于阁檐张翼的阴影中,阁下人语笑喧哗,注目的不过是身前三尺之地,倒也没有谁会望见他了。

说着他轻声一叹,“所以,这戏文只怕早已不适合存在于世。”

他是钦羡着裴琚那尊华洒然的仪表的——就算一个男子,其实也会钦羡于同性的仪表,因为,那是他梦想拥有而不曾拥有的。在苍华的心目中,所谓男人、就应该是那样的。

戈阳苍家本出身鹰爪门,这一手鹰眼之术苍华可以说是自幼修炼起。

“索把咱来厮陪奉,大丈夫何愁一命终,况兼我白发蓬松。”

苍华忽轻轻地吐了一口气,心里闪过了苍九爷的影子。苍九爷枯瘦苍劲,那是苍华心眼里另一副男人的模板。苍华虽看似粗悍狂荡,放野不羁,可在他每当仰望苍九爷和裴琚时,心头不由都会升起一种孩子般弱小无依的钦羡与无力——在他们面前,他总觉得,自己还象一个孩子。那种心境,有如五岁时刚刚丧父。他幼失怙恃的心里总是无端地渴望着可以有一个强悍到可以做为自己人生模板的男人影子。

他一双警醒的眼睛一直在游目四顾,只有很少很少地,会偶尔一扫裴琚。可他那一扫之下,眼里总会含满了一种说不出的深情。他见裴琚于满座觥筹交措间,自然尊华的风姿,心里总是不由浮起一丝钦敬。

裴琚却正向楼下看去。却见有一个身穿素锦长衫的人抬头冲他一笑,然后,那人的身影就已重又隐入人流当中。

一张名刺突然在这众口赞誉的酒筵间飘来升起。

可那伙计也当真凶悍,一路上在苍华飞掠疾扑、全力要避开腾王阁内外耳目之际,一拧腰身,身子竟倒钩而上,一双腿向苍华或鼻侧,或会阴,或踢或踹,或以膝撞,或以踵击,一下下全反攻向苍华全身要害之地。

只听华苍道:“苍华,你束手吧,苍九爷让我们押着你回去。”

那我就不会让你为当年的选中留下一丝一毫的悔恨惋惜。

难道,他们已经有了发动之意?

苍华一抬眼,今日,他潜伏于此,暗护裴琚,可以说,已违背了华苍二姓的族规与苍九爷的严命。可,苍九爷纵是他钦服的偶像,但他是很多很多人的,很多苍家子弟共同的苍九爷。而裴琚,才是他自己的——他自己独自暗暗仰慕、独自拥有、独识其风彩的裴琚。

旁边有一人承颜笑道:“听说裴大人可有着一副好嗓子。加上以裴大人的风骨卓见,这天下,再好再有肝胆的戏文,只怕别人纵不配唱,裴大人也绝对配得唱上一曲了。”

苍华这一爪抓得极为用力。

字写完后,裴琚似已颓然兴尽。何必那么尽心?天下争夺原如此,且让自己“罢、歌舞!”吧。

可接下来后面的四人已经扑至。苍华一身黑衣的身影已旋飞而起,他的功夫却并不高搏远逸,而是一味的凶狠狂荡,所出之招俱都是贴身博命之技。

腾王阁最高一层原较下面一层结构小一些,游目槛外就可以见到下面一层的阁檐与檐内的空地,那张名刺想来就是从那里飞起。

“娘的小业种!”

裴府的小戏果然非凡,只听这时,笙箫俱住,裴府戏班的当家正末正在唱起一出《赵氏孤儿》:

他就是苍华,裴督府里的侍卫统领、总护院苍华。

他双手十指洞穿了那个装扮成伙计的人双肩琵琶骨,那伙计肩头的血登时急如泉涌。

苍华低头看了看自己的手,可能他自己都意识不到,无论这双手已如何有力,可他一意苦练终于熬出头的人生其实并不是健全的。他要有那么一个他可以钦敬的人存在。只要遇到,无论如何,他就是泼出这一条性命,也会把他护恃住他的。

——裴大人,你当年提点过我,由此一恩,已成知遇!

他口里说着,眼睛似看着在座的诸位,可目光却似聚焦在不知有多空茫的远处。他的脑中,这时想起的,居然是那个他自己也没见过几面的妹夫。

裴琚唇角微撇地想着——只可惜,一个人的欲望往往必定会干涉侵犯到其他人的欲望,于是会有纷争,于是才有政治。所以,裴琚一向是很看不起那些所谓“清梗自恃”的官吏的。他们梦想在现有之条件下开一场大同之治,却从没想到,人的欲望永不会止步。在众多的私欲挤在一条小路上,千军万马过一条独木桥时,政治是唯一可以调和彼此利益诉求的一样东西。

“少吉多凶。他父亲斩首在云阳,他娘呵死在冷宫,那里是有血腥”

——政治政治,政治对于他来说,不只是那些险恶的朝争廷斗,还包括一定要适时给这苍凉天下,危乱时局涂抹上一层金粉的。粉饰后的太平会一定程度上会熄灭人心里那一份思乱之欲,给人们一个虚幻的假象,他们才会听话地跟着你走。不要试图给人看到什么真的真相,没有人当得住的,他们要求的快乐不就是当政者可以让他们安安心心地一生一世活在一个虚假的梦里。

“的白衣相?则是个无恩念的黑头虫。”

猛地,一抹杀机从他的额头升起。他额下那对一字的眉一拧,他双目的瞳孔忽然缩紧。

罢、歌舞!

那三人都在静静地看着他。

三字之中,中间猛地一顿。如寄块磊,如示放弃。

天上太阳已觉,他抬眼看着那沉沉的暮云合璧,心中陡然感到的是一份压力。

只听他喃喃道:“可是,纵有此心怀抱天下如揽孤儿,斯人已去,这孤儿之托,却有几个有肝胆者可以担负得起?”

却听一个中年人喃喃应道:“鹰!好大的鹰,好大的一头鹰抓了满芳楼的一个伙计去!”

苍华忽然低眉垂首——裴大人,且让我护持着你把你要担负的、我却不能全明其深意的所有抱负担负下去。

座中一人叹道:“可惜,可惜了那人的好字。”

可恨的是这世上总会有许多人跟他争夺“视民如子”的权利。

林中忽然有人鼓掌,苍华神色一变,冷冷道:“小十三,你出来吧。”

苍华双手俱占,一时无法反攻,只有全力扭身闪避他那一下下撞向自己会阴小腹的搏命反击。

还活着的一人却在苍华爪下,他的一只左臂肘处居然向外的反折出去,腿的膝关节已断,双腿居然反向的向前跪在那泥地里。

好半晌,才有一个嘶哑而兴奋的童音尖叫道:“那是什么?那究竟是怎么回事?”

那两人下意识一接,接了后,虽凶悍为清流社杀手,看着自己手中那块还温热热的肩头之肉,几乎忍不住要弯腰呕吐起来。

那说话的正是南昌守王处机。下人早已在一旁大案上准备好了文房四宝。裴琚走至案前,微微凝思。东密、东密,清流社、清流社,你们真的就不会相信我裴琚已醇酒妇人,打算终老于江西一地了吗?

他身后的三人为那披风遮眼,一时以为他还在那披风之下,一招招凶狠招式尽向那披风击去。可这一招招才才达及,心中正自狂喜之际,已听得同伴二人的狂呼痛吼。

他们都是清流社培养多年的杀手,无论当何局势,本断无这等痛呼之理。那三人神色不由变了。然后,他们见到那披风落下,苍华并不在其内。而对面的同伴有一人已萎然倒地。另一个人,此时,臂断,腕断,足断,膝断。苍华出手居然是鹰爪门中最辣的连苍九也一向禁令门下慎用的“反折枝”。

——这个人不是平常的伙计!

看他们的身手,果然都足以当得上一流好手。苍华心头暗呼一声“侥幸”,若放任这几人出手,今日腾王阁上,裴都督纵保无虞,那也是一场足以耸动江西的大乱了。

主席的首位,坐的当然就是裴琚。

裴琚的面上却没有什么表情。所有的称颂之词在他耳边如浮云般掠过。——今日铺排,果然还算奢华。

政治本就是一团含混不清的东西,它本身就是脏的,因为它要调和的不是别的,而是欲望。而可以压于欲望头顶、让众人仰望的也只有奢华了。成功的政治不过就是筑就一条可以成功的让上至天子、下至百姓的人都可持续驰骋、上下媾和的欲望之路。人之一生本无皈依,只有在那条通坦的欲望大道上,人们才可以小小安然,获得一点平实的快乐与生之皈依吧?

“夫天地者,万物之逆旅;光阴者,百代之过客。而浮生若梦,为欢几何……”腾王阁上,与王勃《腾王阁序》对挂的却是唐李太白的《春夜宴桃李园序》。腾王阁年久失修,裴琚前年专门拨款,请能工巧匠将之重新修缮。今日是修缮已竟的好日子,只见腾王阁上下,张灯结彩:明红照壁、檐牙高耸,琉璃璀璨,果然不愧“壮观”二字。

却见裴琚一摆手,闷声道:“可惜我的嗓子早已倒了,这样高亮雄壮之音是再也唱它不出了。”

“这孩儿未生时绝了亲戚,怀着时灭了祖宗,便长成人也则是”

他这一下疾扑几已耗尽已力,好容易才扑至湖畔一个杂树丛中,四周无人,他双手猛地用力一抓,只听那伙计惨叫一声——苍华这一抓之下,已把他一双琵琶骨已生生抓断,连同好大两块血肉。那伙计身子已级失控,从丈许高处直向下跌落而去。

苍华却没有追。今日,为了不至于在南昌百姓面前留下什么足以引起骚乱的痕迹,他开始擒得那扮做伙计的杀手后,鹰扑之跃本已几倾尽他的全力。不虞之下,还为那伙计在一开始就报以痛击。

裴琚心中思虑着,但在座的人只能看到他脸上清华尊贵而又称得上谦虚的笑。有眼尖的人心里在想:怎么,今日的裴督都看起来象是好是无力?

腾王阁并不太高,主席就安排在这最顶的一层上。裴琚有意无意地并未坐向东首。这样,他所需面对的字就只是“而浮生若梦,为欢几何”,他所背对的却是让所有曾有过雄怀壮志的人都不得不惊心的两句——“老当益壮,宁知白首之心;穷且益坚,不堕青云之志。”

众人却根本来不及想到什么,只见到地上一个摔碎的盘子与那条热气腾腾的鱼。

——杀手,清流社的杀手。

相距腾王阁不过十余丈的地方,另有一座配阁。

“……向这傀儡棚中,鼓笛搬弄,只当做场短梦。猛回头早老尽英”

裴琚看着楼下的车水马龙,他身边的护卫早已或劲装,或便衣,伏满了所有的出入要地。但——这并不安全,虽然胡玉旨就坐在相距他不远不过丈许之处,可是苍华不在,那个手执一柄“阔沉刀”、短小粗悍的苍华不在。

——他的心头在想起自己——苍华心中热血一冲,裴督爷此时的心头想起的是自己。

它就那么停停当当地落在了裴琚的酒杯前面。胡玉旨猛一抬头,注目看向裴琚。

自己以高堂安危所系之亲情逼迫她,她却会不会另有图谋,将计就计,以这一份所谓亲情暂时稳住自己?

而苍华,他是一直想凭己之力,护住裴琚,托起他一朝真的可以纵翮而飞的。

苍华面对的是以一当七之局。江湖中,以一对多,拚的就是一个快。他身子忽提纵而起,趁那接肉的两人无暇救援,另一爪就抓向那另一个仆从喉头。他鹰爪门修习的就是这一份扑如鹰隼,错筋折骨的工夫。那人惊于他凶悍的同时,避让不过两招,已被他一爪捏住喉头,只听轻微的“咯”的一声。又一杀手命丧于苍华手底。

他身边还有一人默然无语,苍华静静地望着他,只见那人瘦高的身形中挺立着一股飙劲儿——这就是与他在苍姓一门中一向竞争最烈的苍远了。

苍华在空中闪躲不便,只觉一阵巨痛从小腹处传来,这一痛真痛得痛彻心脾。他扑出之势已尽,落地之际,一个肘锤,正硌在那伙计喉间软骨。那伙计又目一翻,登时身登鬼薄。

裴府的小戏在江西一地可谓名贯一时,平常人等闲也听闻不到,所以这时,不管懂得的不懂得的,一时不由人人噤口,竖着耳朵,听那半空里飘来的清音细韵。

他一摆手,那底下一层的阁内,一班裴府的青衣班子就已拈笙按竽,清吹小唱起来。

暮云满天,余阳却突地一灿,为这才修缮的腾王阁涂上了一层看着如此安稳太平的金粉,抹砌沾阑,如此匀细……

他出身鹰爪门,提纵之术本为拿手,可这样的半空搏杀对于他而言也还是第一次。他不只要顾及那伙计的全力攻袭,眼睛还向下望去,只见前三后四,已有七个人影疾追而至。

裴琚并不是一个以清廉自许的大员。他并不介意什么奢华,只要不是奢靡。相比清廉,他更看重的是“势”。而奢华本身就是一种势,压于那万民头上的一种“势”。

这样的场合,裴琚当然不能不亲至。

腾王阁下本伺伏的四个乔装杀手的面色却变了,阁上的那个乡绅和他的两个随从面色也变了。他们悄不出声,于众人抬头仰望之际,悄悄退出人群,就向湖边疾追而去。

裴琚双目一抬,来了——牟奔腾,原来那身穿素锦长衫的人就是牟奔腾。看他的一笑,似乎正得意于他亲手安排的一场好戏。他要干什么,就是要扰乱自己这看似安定的南昌政局?

对方或锁或刀、或掌或尺,苍华一双粗硬的手上却鲜血淋漓。他身在危怠,但他心里也知道,江湖中,本没有什么绝对的高手,生死存亡不过都寄于一线之机。是这一线之机里,你该如何发力,又何时发力!

如果清流社三杀手不退,鹿死谁死真是殊难逆料。他忽长吸了一口气,脑子里想起的,却是裴琚。

好在,他坐在哪里,哪里就是主位了。

——族规家累,种种种种,人生在世,岂能如意……裴大人说得好呀。可、他毕竟做了他所想做的。

他盯的是“满芳楼”一个送菜的伙计。

“雄。有恩不报怎相逢,见义不为非为勇,言而无信言何用!也不”

名刺上只有几句话:

然后他一伸手,竟把那羊皮小卷径自伸到桌上的那煨着“一品锅”的木炭之上。座间只闻一阵焦臭发出,在座之人人人瞠目结舌,却也无人敢劝,眼见着他把那一卷羊皮小卷烧成了灰烬。

东密宣称什么“求真、独善、潜忍”以为互处之道,肖愈铮想要在这尘世建构真正的上下交安的纲常,这就是他们所谓之“道”。可裴琚,他是做实事的人,他要的不是道,而是利,一场可以尽量彼此调和不相争竞的“利”。那才是可以长久求存于世、也是民间万众们唯一愿倾心皈依的信仰。所以裴督府的建构极尽壮丽之至,所以他会不惜巨资重缮腾王阁。因为在裴琚看来,那些小民,是情愿穷已之力构筑这么一个督府或腾王阁什么的压迫于他们的头上的。

牟奔腾,自己已烧了胆肝录,明示东密自己与他们并无争雄之心,怎么,他们还不相信吗?

这批人一共八个,苍华再仔细地看了一遍,然后,再重又确定。没错,一共是八个,有一个隐身于平常士绅之中,还有两个化身为他的仆佣,坐于腾王阁倒数第二层中。

不一时,腾王阁内外就已恢复了平静。

他的眼前浮现出苍九爷那一张严厉的脸。如果出手,以苍姓一族的族规来说,他几乎就是反出苍家了!对于苍姓一族,他本没有什么依恋,从小他们对他可未见得好来。可是仇恨压迫有时反而会把一个人和一个家族拴得更深更密。就算他可以冲破这一层牵系,可严厉的苍九爷却是横在他心头冲不破的一层屏障。他从来不怪苍九爷对自己的严厉,他是一族之长,是他以六十龄之身,怆然挺立,给苍氏一族,上上下下,热血子弟,衰颓父老以一个完整的家族与完整的皈依。

……肖愈铮,那么瘦拨而挺的身躯,那种真正的怀抱天下如揽孤儿的神态。他倒也真得当得上是一个、真男子。难怪棂妹,会对他倾心如许。耳中只听程婴唱道:

众人心头一惊之际,只觉得被那一声叫得茫茫一失。然后有反应快的人一抬头,只见半空中似乎正有一头大鹰划过。那只鹰张翅扑袭,一身上下全是黑的。

说完,他一附掌,就准备哄动众意,让裴琚当筵歌上一曲。

——这人,他已找了他好久了。即找到了一个,就不难发现其余的暗伏同党。

“[程婴云]赵氏一家全靠着这小舍人,要他报仇哩。”

他忽提起笔,就着那浓墨,泼洒下了三个大字:

而裴督爷,今日看起来,怎么会这么的无力?

“我这些日子倒得了一本新的戏文,倒真是一出绝好的戏文了。文中尽有肝胆,可这天下,配唱的人只怕不多了吧?”

适当的压迫会产生一定牢固的安稳感。象一个孩子不可缺乏的反正是父母适量的斥骂与责打——在裴琚的眼里,“视民如子”四个字的解释就是这样的。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