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坛
第三章 天下舆图

上一章:第二章 孰为可托者 下一章:第四章 秋千

努力加载中...

他卷起案上地图,用一块细布细细地擦着自己的手指:“我倒要看看,苍华已去,裴琚虽有满府护卫,但究竟用什么来对付那‘星分一剑’周翼轸与‘地灵千掌’木衡庐的蕴势一击。”

“他们一定以为那《肝胆录》就是肖愈铮手中的在朝中他那些臂助的名册。所以肖愈铮一死,他们怕《肝胆录》落入敌手,才会如此自危,不得之而难后快。但,他们这些书生才子岂会想到,肖愈铮凭之与我们东密相抗十数年的,岂会只是那么简单的一样东西?”

“灭寂王他老人家真的快来了?”

温老七忽诧声问道:“牟兄,那月旦亭主人到底是谁?”

只见他搓了搓手,迟疑道:“牟兄,我还有一件事想问你。”

“温兄,我们要去潘阳湖一趟。潘阳湖边有事。”

“‘星分一剑’周翼轸,‘地灵千掌’木衡庐。这两个人的名字你可能没太听说过吧?也是,从三十多年前,他们可以说就已经归隐了。他们归隐之时,还俱当盛年。长江后浪推前浪,如今江湖,只怕已很少有人会记得他们二人当年的声名了。”

那却是当今天子之叔宁王的盘距之地。

牟奔腾看了瘟老七一眼。他今日能与瘟老七相会,是出于彼此的私交。他在还没有入东密万车乘帐下参预机密时,因缘际会,曾帮过瘟老七一个大忙。但今日他与瘟老七的相见,主要的原因倒不是论交叙旧,而是为了弥合那日强逼瘟老大撒手围袭裴红棂之事所构就的彼此间的嫌隙,为了即将到来的灭寂王,也是为他们要图的大事。只见他独目中忽有精芒一盛:

只见牟奔腾一卷双袖,他的双手又半隐于袖,只听他淡淡道:“七兄,这两式只怕还可一看吧?”

“月旦亭主于是就念给了杜护法几句话,那几句话就是后来流传于江湖的《钟灵赋》了。这名字想来起意于‘地灵人杰’之意,那几句话也是依着地理评点。南七北六,天下十三路,那‘月旦亭’主所称道的也不过还不足十数人而已。可这江西一地,目前就已独占了两人。那就是……”

牟奔腾忽展颜一笑,回头对瘟老七道:“周翼轸与木衡庐好象已经来了。”

“而那个裴府总护院,以一身苦练得侪华、苍二姓中、除华老太与苍九之外三大年轻高手之列的苍华已奉族命,弃职而去。”

牟奔腾含笑不语。

只有江西一地还是黑的。而江西东面不远的江苏杨州地段,却标出了一杆红色的直欲迎风张扬的旗。

“杜护法之所以问出此言,实在是因为那月旦亭主也实在是天下大局之所系,杜护法那一次也算是‘问鼎’之意了。”

所以牟奔腾才会这时到达江西。——以当今之势,能威胁宁王举事的也只有裴琚了。裴琚的江西一地,一向水泼不进。有他在,军民两道,加上地利,足以对宁王构成极大的钳制。牟奔腾此来江西,就是为了搅乱裴琚之局。

牟奔腾的手指还点在那舆图之上,他指点的正是江西。据密中密报,灭寂王法相已出京师,目前要前来的正是江西一地。

牟奔腾微微一笑:“她是谁?她现在就住在宫里。当年杜护法与她朝相,也不过是当面问鼎之意。没想到她母仪天下还不够,当真要插手江湖这一??乱棋。”

瘟老七面色一愕,迟疑道:“《钟灵赋》?”

他面前的案上,放着一张舆图。

他脑子里转了两下——这个名字太生疏了,接着好一会儿他才明白过来,牟奔腾所说的大概就是那个号称“天下钟灵有几辈,请君叩取月旦亭”的“月旦亭”里的月旦主人了。

牟奔腾的独目放出微光——屯居杨州的宁王已整装待发,时刻准备举旗造反了。这大事已拖了多年。因为,肖愈铮那个铁骨御使一直阻挡在那里。东密在当今天下,一向最忌的也就是肖愈铮了。如今肖愈铮已死,这一局棋,他们可说筹备已久,只等着一朝揭竿而起。

“天下钟灵有几辈?”

一语未落,他攸然出指。这一招全无先兆,如陨石划野、星光突溅。他左手二指骈在一起,其余三指俱蜷于掌内,却有一点星光猛地在他骈住的两指指间上亮起。那光芒猛地在他指间一爆,然后就向前弹出。那一点璀璨可见的光芒一弹而出后,牟奔腾一卷双袖,双掌俱出。只见那一点星光飞度,一瞬间已把窗边为风所灭的一支蜡烛点燃。那蜡烛一明之后,然后突然光焰一滞,瘟老七便注目向牟奔腾掌间——‘千里明见、一目奔腾’果然非凡!只见他双掌互搏,凭空发力,瘟老七就见那一点才明的烛光慢慢黯了下来,直至熄灭。这一燃一灭之间本来极快,可瘟老七已看出,那烛火之燃是因为牟奔腾指间飞度出的星光,可烛火之灭却不是出于他的掌风,是他的掌风似铁罩一般笼罩在那烛焰之外,隔绝空气,生生把那烛光窒息而死的!

外面门上忽传来几声剥啄声,三长两短。

“还有,我们在南昌城中的暗助已经发动。我要看看裴琚他究竟杀还是不杀那个华溶,看他怎么应付眼下的危局。”

“这两个人,不只是我,只怕就是万车乘万帅他也不想轻易招惹的。‘星分一剑’与‘地灵千掌’,当年名盛江湖之时,不知有何等风势!可是据我猜测,江西一地现在还不只他两人,那当年化名‘勿忘伊’游走江湖的一个《钟灵赋》中高手,估计也正在江西。——所以得罪之处,七兄这次回去还请与温大兄说上一说,望他务必见谅。兄弟所为,也是为了我们东密的教中大事。”

“是因为《肝胆录》。肖愈铮死后,那《肝胆录》据传一定就在裴红棂手里。肖愈铮死得太过突然,所有人都没有预料到。他这一死,却让多少人措手不及?那《肝胆录》如果所传不错,确实足以威胁我东密举事。可是,那东西还要看谁来使。当今世上,能完全动用得了它的威力的只有肖愈铮。他即一死,嘿嘿,这个世上任何一人,想发挥它的威力,只怕都要苦心经营一段时间。只要有这么一段时间,对我们来讲已经足够。何况,你以为,肝胆录虽在那裴红棂手里,她就会真的象个平常女子一样随便卸脱责任的就那么把它交到她哥哥手里?”

——“欲禁不禁梦华峰,陷空岛在晦明中,最有一处不可到,扪天阁里哭路穷”,梦华峰、陷空岛与扪天阁本为江湖中历经数百代的三大禁地,也是江湖中上几代人心目中最神秘的地方了。可自从这三大禁地都已式微之后,近数十年来,江湖中最让人难测、飘忽世外的也就只有这一个“月旦亭”了。“月旦亭”亭主据说承受的就是当年“扪天阁”的衣钵。“月旦”二字本为品评的意思,那“月旦亭”里的主人最擅长的也就是品题天下人物,但有所语,无不中的。可却很少有人见过她,更没有人知道她的庐山真面目。牟奔腾怎么会突然提起这事?

——据说那月旦主人不知是男是女,可江湖中人大多倾向认为她是一个女子。她也几乎是江湖中最神秘的女子了。世人除了猜测她是一个女子外,别的,姓氏名讳、容貌身量、出身遭遇就统统不知道了,连她的年纪也是一个谜。

“‘星分翼轸、地接衡庐’。”

“‘清流社’中,那帮头巾酸材,在朝中虽自负风骨也甚,但多半是为意气之争,肖愈铮真正的实力并不在此。且肖愈铮当年手创清流社之后就远隐社外,也与他们一向不是全合得来的。如今,他人一死,清流社群龙无首——他们一向内哄颇烈,中间原有多种党派,他们人人都想取得这肝胆录。也许,他们以为那肝胆录中所藏,就是肖愈铮这么多年在朝在野,积累而下的种种人脉。什么是权利?权利不过就是一个人影响他人的能力。这一副关系网,落到谁的手里,中间种种细密一旦为谁所悉,他只怕也就拥有了这一份这世间唯一可以力抗我东密的实力。”

他案边站的人却是“瘟家班”里的瘟老七。

瘟老七点了点头,他那混浊的肤色上结的是一层比肤色更加混浊的水锈——东密要有大动作了,连向不出教门的“灭寂王”法相也亲自要莅临江西。他之此来,就是要亲自处理鹰潭华、苍二姓之事。苍九爷与华老太,这两个不太好料理的人物,他是要亲自出面料理了。

牟奔腾停了下来,看着温老七想了一会儿,接着才漫声问道:“七兄,你可知道什么是《钟灵赋》吗?”

“还有,牟先生为什么一定要放了那个姓裴的女子?”

他笑了笑,伸指弹了弹图上的京师之地,象是觉得清流社不过是癣疥之患,不足为虑。

每一处的兵力都详细的数字,这是万车乘手里才有的秘图。只见图上一片红点,那红点如此之多,似乎东密所控制的军力几已遍布天下。

“万帅明见,已派出帐下六驹,下严令全力狙击月旦亭门下,不许其接近肝胆录。六驹料来不会出错。嘿嘿,肖愈铮,肖愈铮,你就算留下了肝胆录,又怎奈,它可能只能烂在你妻子手里?”

牟奔腾点点头:“没错,就是一招移祸江东。裴琚雄琚南昌城已历七年,至于其家世根源,朝中班底,更是不可小视。我对他是绝对不敢有一点点轻视之意的。当今朝中,拖金曳紫辈正多,但,他裴琚虽不见得官居极品,却是极少的一个让万车乘万帅,杜不禅杜护法与灭寂王法长老也心存忌惮的人。只凭一个鹰潭华家与他构隙,我怕还不足以撼动他于江西一地的根本。裴琚为人深藏潜忍,其暗中实力有多少,究竟凭什么可以在纷杂朝争、滔滔江湖中屹立多年而不倒,却是连杜不禅杜护法也不能猜透。”

牟奔腾顿了下,加重口气道:“我东密之势三年之前可以说就已经势成。之所以潜忍至今天,倒不是为了裴琚,也不是为了清流社,而是为了那肖愈铮。因为他手里握有这样一个东西,所以杜护法才力主稳妥……”

瘟老七搓了搓手:“这算是一招‘移祸江东’了?”

瘟老七忽道:“灭寂王问牟先生的事办得究竟怎么样了?”

所以才有今日自己与牟奔腾的深宵密议。他们是在彼此互通消息。

那张图上色线斑斓,红黑交间,勾勒而出的却是当今天下的四海舆图。这样的地图,在当今,本为内府秘藏,外人绝难见到。看图上字样,分明还是钦天监承上命所制——东密势力果然了得,连这样的图本也盗得出来。

而图上这时标注的却象是天下兵镇的兵力。

“我还在童子之龄时,曾随先师见到过那周翼轸与木衡庐二位一面。”

瘟老七怔怔地望着牟奔腾,怪道大哥老说‘上将伐谋’,果然不错,这等弯弯绕绕的事就算让他想破头只怕也想不出来。牟奔腾主管万车乘帐下消息刺探,他一向还以为那仅只是一个闲职,现在才明白,刺探而得的消息如运用得当,确实可省却己方千军万马之力。

然后他呵呵笑道:“万帅亲至,四方布局必妥,宁王这一次大举,该没有什么问题。咱们东密这次布局布得也算周密。万事俱备,只欠东风,这东风只怕就在这江西之地,也只差除去裴琚。”

只听牟奔腾道:“你一定奇怪我为什么忽然扯到了‘月旦亭’吧?据我所闻,东密教中,杜不禅杜护法当年曾有缘见过‘月旦亭’主一面。杜护法心怀天下,当时曾以天下大事叩问。他问:当今江湖,除我‘东密’势倾天下外,‘屠刀门’雄踞于白山黑水之间,‘天下悦’一力经营白道镖局事业,俱都与我东密为明存于天下的大股势力。此外,诸暨‘萧门’虽一向少现尘世、但犹可谓卓绝一代,还有一个‘暗湍岩’,潜隐晦藏——暗湍急急、吾自岿然。除了这‘三明两暗’之外,当今天下,却还有些什么不隶属于这五股势力的人足以允称一代豪雄?”

瘟老七更是一愣:“月旦主人?”

“其实,我一直都在想,肖愈铮临死前,到底想要他的妻子把那东西交到谁的手里?”

然后他微一沉吟:“裴琚自己,只怕也是江西外来的《钟灵赋》里的另一个神秘人物。嘿嘿,裴红棂已入裴府。这一次,我倒要看看他兄妹间的火拼到底会是什么结果,那肝胆一录到底落不落得到裴琚手里。”

“如果你不方便回答,不说就是。”

“这就是当年周翼轸与木衡庐指点过我的‘星分一剑’与‘地灵千掌’中的一点小花巧。可就是这一点东西,也费尽了我三十年中每天午后休憩的那点小时间。我这次叫温老大温兄收手,不只是因为顾忌鹰潭华家之忌,实是因为我已得知,‘清流社’这次对那裴红棂手中的《肝胆录》已是势在必得。为了这《肝胆录》,他们不只派出了几个秘密杀手暗伏于道,希翼暗杀裴红棂于江湖之内。还怕万一失手,她已为东密所擒或已避入她娘家裴府,不好下手,专门倚着当年丁老中书的面子,请动了周翼轸与木衡庐。”

然后,他伸指指向了皖南之地:“其实,万车乘万帅算起来应该已到皖南了。”

牟奔腾的手指在图上点着,“留下杜护法他一人坐镇京师。清流社一干党人现在只怕正如热锅上的蚂蚁,也够杜护法烦一阵子的了。”

牟奔腾一抬头,“我只能跟你说,它绝不是现在的清流社中诸人想象中的那东西。”

“那肝胆录,到底是个什么东西?”

“所以,裴红棂既已遁入裴府,那‘清流社’杀手图谋想来已败。他们与周翼轸与木衡庐有约,如果裴红棂遁入裴府,周、木二人就定要代他们出手一次,务诛裴红棂与裴琚,也务求拿回肝胆录。我们东密即图大事于江西,‘星分一剑’与‘地灵千掌’之力,我们不借来一用,岂不可惜?”

他的随从忽然闪了进来,在他耳边附耳低声了几句。牟奔腾目光一凝:“我料得果然不错。”

“我一直都在猜测,那肖愈铮死前,到底想让他的妻子把那肝胆一录交托在谁的手里?没想,月旦亭主人派来的使者现在果然已至江西。”

牟奔腾点点头,“不错,正是《钟灵赋》。我想,你也许没听说过《钟灵赋》,但、你不可能不知道月旦主人。”

“你是故意放那裴红棂遁入裴府的?”

牟奔腾没答,他的独目还在盯着那副地图,半晌才反问了一句:“你知道我们为什么一直不肯放过她吗?”

瘟老七面上神情一释,他也不希望自己老大由此一事就这么跟深藏莫测的牟奔腾就此闹翻,有个台阶给彼此下是最好。

温老七一愣,却听牟奔腾含笑道:“这个世道人情,我可能懂得要比温兄多上一点点。这个世上,矛盾是无处不在的,哪怕亲如兄妹。肖愈铮在世时,他都没有认真信托过裴琚。他死后,他的妻子——能逃过那么多追杀还没神志错乱的妻子,想来精神也极为强韧,会那么轻易地把它交给裴琚?”

南昌城外,关帝庙中,牟奔腾沉吟地说。

瘟老七一愣。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