肝胆
第八章 救你,还是杀你?

上一章:第七章 放歌 下一章:第九章 门

努力加载中...

张路临死前还怔怔地望着程非不敢相信。立了还有一顷才颓然倒地。

但为了达到那终极的“目的”,就必须采取那与目的分明背驰的手段?裴红棂的唇边忽生哂笑,她忽然明白了愈铮生前的神色为何总是那么落寞,他于人群、哪怕是同袍中又为何那么寡合。他,决不会以目的为辩护,施如此乖张手段而又自期正义,自云为图大事必行常人所不为。

钩虽在袖,想来远处的高手如“瘟家”七虎,也能测知它的锋利。那蛇儿在空中一扭,划了一个弧,绕着程非和裴红棂的身体飞了半圈,一坠落地,可马上又突然弹起。一时只见一道金光,在两个弱质女子身周或高或低,游走不定。那一圈圈光影,看似美丽,漾起的却是股非同一般的杀气!

她这句话说得如此似非而是,但几乎一种狂暴这时正在她看似平静的表面下涌起——我要救你?你几乎是这一生我最痛恨的仇敌!可她的眼似乎看到了暗夜中肖愈铮的眼——不要这样看我,程非摇摇头想:不要这样看我,不要!你的眼里永远没有仇恨,只有当做与不当做,可我不能清定如你。

陈去病点点头。

古铭奇道:“可牟奔腾竟然真会放弃《肝胆录》吗?”

“为了这件事,他就不会轻易开罪鹰潭华家,他们东密现在还是需要在江西潜行秘迹的。”

她的面色忽然一变,一张极淡素的容颜上重又生出一抹乖张之意。

她的心底忽升起一种大笑的悲慨:愈铮如果活着,他会怎么说?他建立的清流社,为的就是匡济天下弱小,为的就是一个正义。可他们为了正义之事,却必须以屠戳无辜弱小以为手段吗?当然这手段自有他们所谓的“目的”。

那“清流社”的三个杀手目光中不由也起了一丝惊疑。吴暑、张路与刘七心头几乎同时在想,看来,“窈娘”程非对那裴红棂所怀已不只是寻常嫉忌。

远处的瘟老大忽然错齿收手。他狠狠地盯着那条金蛇。今天之事,不是败在牟奔腾手里,不是败在自己手里,而是败在这个突然出现的女子手里!

他心里接着想起的是程非那虽不见得武艺超卓,但凶悍久着的声名。瘟老三心头不由一寒:离恨钩,离恨钩!这么凶险的玩艺儿,沾之送命,可不是寻常妇人可以练得的。程非怎么会练成这么凶悍的玩艺儿?

瘟老三心头一震,口里犹欲强道:“是她又怎么样了,有老大你在,还怕了她这样一个小妇人去?”

他一直没睡,他就在等着那个消息。因为这事,不只关联江湖朝野、势力消长的天下大局,还牵连到一个他切之念之的女子。

“而且,他和万车乘只怕都还不知到,那肖愈铮兄留下的东西——那《肝胆录》,远比他们想象的还要重要,是个多么重要多么重要的一样东西!”

只见她一笑出钩,这一钩突然而发,指向的是裴红棂的脖颈。接着她口里忽低低一啸,那盘距于她肩头的“小金”就已一跃而起,它扑向的也是裴红棂。

程非只觉自己苦修而成“离恨钩”之术后手底从没有过的微微一颤。她的钩偏了。这微偏的一钩挥下,她忽然怆然一笑,人已飞掠而起,口中喝道:“红棂,你要当心,就算兄妹情深,你也切不可轻信那个裴琚。”

但陈去病的这口气也许还舒得太早。

瘟老大突然冷哼了一声:“你有本事也有信心在不惊动任何其它人之下把那裴红棂掳掠到手?”

“我是在和他们一赌,赌你与我的一线生机。”

她容色一变,只听她冷冷道:

只听程非已适时道:“不错,还是东密。而且是灭寂王座下的一支劲旅。瘟家班这回几乎动用了全部班底,他们瘟门七子同至,只是为了对付你。他们把余果老与鲁长喑这两个老头子可都算计了进去。他们在舵落口江边听说曾失过一次手,这一次,他们是再不肯贻人它日之讥了。他们想来还以为余老人与鲁狂喑与你在一起。”

“浔阳陈去病,他想来是愈铮生前的朋友,从他突然逮捕华溶解入南昌,我就已猜到了。——东密野心即大,为顾忌现在与他们暂成联盟的华家之忌,就已注定他们不敢轻易动手之局。他们现在还是需要给华、苍二姓一个好印象的。我看到刚才樊快已去回禀牟奔腾了,牟奔腾是万车乘的左右手,他亲来操持江西之事,决不会允许‘瘟家班’坏他好容易苦就的赣中大局。但我见樊快回报之后,瘟老大却并不那么听话,他一定还想神不知鬼不觉地违令掳走你。”

说完,她一扬头,只见她面上忽现一丝冷笑,那笑意中有一种对裴红棂这样弱质女子的一份蔑视与对这世情的一分冷睨:“我虽然以一妇人之身,绝挡不住他们这么多高手夹攻,更不可能在强敌环伺下再救出你。可我起码可以让他们确信……”

她不怪她,但她望着程非之时,眼中不免带了丝悲悯的俯视之意。只见她唇角绽开了一丝微笑:“你杀吧。”

程非似恼于她还有如此镇定的胆气,冷笑道:“你还问我为什么?你还有权问我为什么?因为嫉妒!因为你是我平生最恨的情敌!”

程非的目光中却忽然笑了——她不懂她,这个女子还是并不懂她,没有人会象愈铮一样的能读懂她!她也也不情愿她能读懂她。

裴红棂已觉不妥,只听程非道:“他们都是‘清流社’的杀手。”

“她是‘窈娘’程非。”

对付裴红棂这样的一个女子,难道她也需要而对华、苍两姓四大高手也没动用的“钩蛇”双击?

——裴红棂不可杀,这不只是因为,她是你的妻子——“窈娘”程非一钩之下,几乎这一生头一次地不敢面对自己搠出的鲜血——而是因为,如你在世,也绝不许容许清流社滥杀一人而自我期许为维护正义!

她是在赌,裴红棂忽然好佩服她这轻身一赌、虽千万万男子也不及的豪情一赌。远处忽有异动,温役手下忍不住了。程非左手忽动,一探就探入右袖,那一条金蛇被她抛得在这夜空中闪出一道鳞光、就在这暗夜里飞起。她的手却在袖中拂着她右腕上那柄“离恨”之钩。

瘟老三听得一愣。他上次于舵落口不查失手,所以今日之事更为上心,只听他恶狠狠地道:“凭什么要走?就为了那么一个突然出来的女子?有我们七个哥们在,就算她修为通天,那裴红棂也逃不出咱们的掌心里去!”

“他是一只恶虎,凶毒可食子。而肖御使面前,你它日设祭时……”

鸽子终于飞来,他默默看罢,才轻轻舒了一口气。

“你如果想招惹万车乘你就动手吧!”“嘿嘿,听说她就是肖愈铮生前的那个红颜知己!”

裴红棂就不会想到陈去病在这同样的夜中曾叹出的那一口气——她这时正望着“窈娘”程非,一点感动从深心里升起。她不嫉恨,在愈铮亡故后,她已没有必要嫉恨——原来她就是愈铮他生前的那个红颜知己,她理解,在愈铮这样一个生命层次如此丰富的男人心里,原有可能、也必要存在一些别的人在他心底。

她口里吐出“负你”二字时,眼中已全是一片哀绝之意。

但他一注目,只觉自己身上杀气才起,那边的那妇人与她绕身金蛇忽然已似立有感应。只见那妇人伸到右袖中的左手突然一静,这一静静出的不是别的,而是杀气。那瘟老三一愕之下,心头大寒:这女子,怎么会有如此凶悍的杀伐之气?

她的眼中却有一丝敦厚已极温柔已极后的犀利:“何况我也抗拒不起。”

程非的面色一瞬间由极乖戾变得极为沉静,她口齿交激,如冰击桨,冷冷道:“没错,这不是原因,但真正的原因告诉了你,只怕反倒伤了你。”

“也许你并不知道,从你踏入江西,已历月余,为什么一直还会这么平静。那是因为——有人在帮你。”

只见水中草丛,忽然一下就冒出了三个人影。

只为这一眼,这一生,她什么事也会为他做的!

“要想让这秘密永绝于世,不给敌人可乘之机,清流社和我们,也就只有杀你!”

但他是一个败得起的人,半晌,只听他在喉内狠狠地吐了一声:“走!”

裴红棂望着她的张狂一面,一双眼却似深深地看了进去。她忽然摇了摇头,肯定而决绝地道:“为什么?”

她一双眼直直地盯着吴暑——她必须要有这种勇气。是自己要杀他的!而他,此前,曾那么默默无声,坚决十年地……喜欢自己。

“那是因为,我不是要救你,而是要杀你!”

程非这一钩是在他睁着眼时挥下的。看着他眼里的神色,她就已明白了他心中之意。那眼光不是痛恨,反似有一种了解——他居然在这决绝之际,还试图用最后一眼,安慰自己。

只见那金光一闪,那小金蛇儿已疾飞而起,但它看看快飞向裴红棂身边了,眼见就要一击得手、让那“清流社”三杀手也不由一松气之际——毕竟他们虽身为杀手,却也不愿就这么屠杀这样一个红颜弱女——那蛇却于空中突然折向,那三人还在一愣,却听得吴暑口中已发出一声惨叫,张路与刘七还没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却见那小小金蛇一跃之间已快得让人难辨得飞到吴暑唇边,一吐信,尖利地就咬了吴暑一口,然后一钻,这一钻几乎就全身钻进了吴暑的口里。

但程非重一垂头时,就看见了眼前的裴红棂,一种狂悍的痛恨几乎撕裂了她的胸口!肖郎,也许,就算没有这个女子,我也可能永生无缘无福得以嫁你。但我也许宁愿你鳏独而穷世,起码,不要有这样一个你深爱的红颜娇女!

程非却忽按了下她的手:“你不要动,也不要说话,只听我说。现在,我们正在‘瘟家班’七虎的包围圈里!”

可那次她回头时,却感觉,似乎有一种什么感应也在肖愈铮心头升起。只见他本要走进御使堂的身影忽然一停,那一停有一种他此生少有的迟疑,然后,他疑惑而茫然地回顾了一眼——他不解武功,没有练过眼力,他当然什么也不会看到。但那一刻,几乎有一种狂喜的情绪在程非的心头就那么升起,她那时在心底几乎对自己狂吼地叫着:他在寻望着自己!他在寻望着自己!他知道有个人在看!而看他神情,那一刻,起码他想起的不是他的妻,而是、自己!

而那条金蛇忽然身子一停,一停就停在那妇人肩头,只见它盘身曲伏,头颈高昂,在黑夜中突然一开口,就吐出了一缕红信,那舌焰在这黑夜中凭添一抹血红的肃杀之意。

只见程非的脸上似浮起了一丝悍色,她口里低低地道:“你别怪我。”

她一扬头:“只为、清流社必须杀你。”

那先遇“小金”偷袭的吴暑还挣扎在“小金”夺命之噬的巨毒里,他身子挣扎了下,似犹待反扑,可他看到左臂已裂,容色苍白的程非,不知怎么就没有动。

裴红棂一楞。程非已冷冷道:“你刚才是不是想问我为什么温家班埋伏得如此周密,我却还想救你?”

“所以我才会现身。”

她一抬头,风吹发梢,虽容色远无裴红棂那一份明艳,但却有一种裴红棂万万难极的凶悍狂意——我程窈娘是何等之人?就算愈铮一事,我已今生输你;但就算倾尽他东密之力,也休想让他们对付我可以象对付你一样做得无声无息!

张路心慌之下,眼见那一钩直伸而至,他想不到程非会如此搏命,再不及避,程非的一只“离恨钩”已直插入他的心口里。

瘟老三一愕,刚想开口道:“我有!”

她的眼中渐生睥睨:“有我程窈娘在,就算他东密再多来些高手,也绝无可能不被人发觉,无声无息地就掳走了你!”

那程非重伤之下,却知已不能再给他一线之机,只见她闪身而上,一钩抹下,面色却忽一闪悲怆。只听她冷冷道:“你要怪我就怪我吧——我绝不能杀肖愈铮他的发妻。哪怕就算不是他的发妻,随便换成任何一个女子,愈铮也不会对他身后清流社的这个决定有一丝丝同意。但你即为杀手,命已天定,死在刀剑之下,不过早晚。杀了你,我当自废一臂,今生,算我程窈娘负你。”

足有好几柱香工夫,程窈娘判定敌人已走,方园半里,再无人迹,才突然放声大笑起来。她的笑声如此张狂,让裴红棂都一听惊愕。只见程窈娘笑声半晌才毕,冷哼了一声:“他们果然还不够胆!”

张路这时才反应过来,他的“摔碑手”造诣极深。这次来,他们三人虽为程非副手,可一身功力却并非较她不及。只见他险险地一个鹞子翻身,躲过了程窈娘那斗笠一击,身形才才站起,就见刘七已然遇难,只听他口里大喝了一声:“程窈娘,你疯了你!”

程非也狠狠地望着她,似要在她脸上榨出一点怯意来。

裴红棂微抬容面,一双眼清定定地直视这个情敌,口里简短而镇定地说:“我知道原因不是这样的。”

裴红棂的眼里精光一激。

她静静地望着裴红棂,脸上有一种猫捉老鼠般的神情。裴红棂面色一变,退了一步,怔怔地望着她:“为什么?”

然后她忽低喝了一声:“你们也好来了吧?吴署、张路、刘七?”

她口里说着,手里那一只钩子已然加速,刘七还在怔怔地看着她,那钩却已突然凭空而长,似是装有机括,一搠就插入了刘七的胸口里。

她是个杀手,吴暑也是个杀手,可这并不能让她忘记吴暑此前于冰冷时局中那份对他的好,她心里知道,以吴暑之能,如不是全不防她,断不至此。

“愈铮生前就是清流社的人。他们欲于浊世狂流中有所匡护,而你身怀《肝胆录》,分明已担负了太多愈铮留下的你却无力保护的秘密。”

那“小金”之毒想来酷烈,虽武功高绝如清流社杀手吴暑,被它一咬之下,也是舌头立肿,一种麻痒几乎立时就在胸肺间升起。他痛苦地一伸手,就要拨出那口中之蛇,那蛇却忽然松口,向后飞去。张路与刘七当此大变,头一个念头还以为是小金一时失控,口里才及“啊”了一声,却见程非右腕的“离恨钩”在看似直抹裴红棂脖颈的一击间也忽然转向,她一摆头,头上的那个斗笠就已一声尖啸,飞旋着直向张路削击而去。那斗笠的四沿分明藏有钢刃,飞于空中,居然发出了尖啸之声。张路大惊,低头就避。而“窈娘”程非手里的“离恨钩”也突然转向,一钩就向刘七的胸口击去。

他一时不再开口,瘟老大手下之人也人人面色黯然,恍如锅底。却没有人敢再轻哼一声。只见瘟老大忽一长身,身形电闪,已当先飞掠而去。其余六子带着属下,也只有跟着,无奈地悄然愤恨而去。

可那冥冥中的一眼几乎一望就已唤起了她心头的某一种甜柔,那是她此生行走江湖、风晨雨夕里此生无多的甜柔。她记得,记得有一次,她也这么戴着斗笠,扮做一个卖米粉的妇人,在长安曾远远地把肖愈铮遥看了一次。可那次,她破了例,在那遥望一眼后,虽马上挑挑转身而去,可行了几十步,还是忍不住又回了一次头,想把、那个……肖郎……再深深地不可磨灭地印到自己眼底。

刘七当此大变,事出不意,飞身直退。可“离恨钩”就是在他全神戒备之下,只怕也不容他如此轻易得避,何况此时突出不意。

一只鸽子扑索索地在关帝庙外几十丈处的一个老火工的怀里飞起。不到两个时辰,陈去病就可以收到那只鸽子带来的消息了。

她奔得极快,说至此,人影已远,语声忽渺,裴红棂已听不到她后面的话语,只见那地上的金蛇已重跃起,疾追而去。一道金光,就那么尾随着一个女子那么地伤绝而去……

程非微一侧肩,却任由他的双掌全击在自己的左臂,只听她骨节“咯”的一声,已然断裂。她必须用诈,她知道这三个与已同来的清流社杀手的实力,他们是她的同袍!可——她在一钩刺向那张路心口时,脑中想起的却是另一个男人那无语凝定的脸——愈铮,我怎能负你?

陈去病摇了摇首:“他不会,但他目下另有要事。”

吴暑的眼里忽生起一丝哀绝。他一闭眼——程非,难道你不知道,不用杀我,其实也可以的吗?不用杀我,倒不是为我一命,我这一命也不值什么的。只是为了让你它日思及今日时,不必再有那一丝痛悔。别人不知,但我是深知,你是一向多么惯于自责的。而……其实、我一直都在、悄悄地爱你。

程非的脸上忽生波动,她似读懂了裴红棂的疑问,面色忽转张狂,似乎有些自问也似乎有些自嘲地道:“可能,因为我要救你。”

裴红棂脸上的神色却反而生出一点豁然。她虽未涉世路,但对这天下自有她一个聪敏女子的那一份洞达。她知道这是真的。可她的脸上反没有悲伤,而是生出一丝寂寞。——世事一场冰雪,愈铮说得不错——世事一场冰雪……朝野之争,正邪较量,也不过如是。

一挑眉,裴红棂道:“只要有助于你们的天下‘大事’,我绝不会略加抗拒。”

程非望着裴红棂忽森然一笑,她这一笑森然中另有妖诡,只见她的眼中也生起了一丝妖诡之意:“你可能很想知道,这三个人又是谁?”

“而且是,亲手杀你!”

他双掌一拍,已直击向正向他扑过来的程非肩头。他还不想杀她,只要一击废了她再战之力。

只听瘟老大已冷冷道:“她不是别人。”

——毕竟,程非能理解他很多她从前从不曾理解的东西。

裴红棂微微低头——她的身量原比“窈娘”程非就要高些。原来、她也是清流社中的人?也是、愈铮于此苍凉人世中不多的一个知己?

——人世不过这样,在有人煞费苦心地操持着生之争斗时,也有人正万念俱寂地做着死之遥望。

古铭一直在他身边陪他等着,见到他脸色,也才微微放心。古铭微笑道:“牟奔腾可是已经到了?有他在,出手把持局面,肖夫人是不是就已可目下暂安了?”

程非忽然感慨:而自己,原本就是这样的一个傻女子,只为了一眼,那是这一生、无论拚出什么,什么事她都会为他做的!

裴红棂眼中忽生疑问:你即知凶险,为何还要淌进这个包围圈里?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