肝胆
第四章 苍、华

上一章:第三章 骑驴妇人 下一章:第五章 浮水飘灯

努力加载中...

她心头忽觉恍然一明——那女子敲在桌上的节奏却是一支琵琶旧曲!

她露在外面的本来只一只左手,这时那支左手拿起那只刚喝过的大碗猛地向地上一摔。她这一摔可非同小可,那瓷碗居然不是片片而碎,而是碎成粉末,只见一大片瓷粉宛如汇成一片瓷暴,直向那边桌边四人的眼前卷去。

那老者一语未完,只见那妇人已得隙一回手,已一钩向那小伙子挥去。那小伙子适才枉出大言,及见到这个他本瞧不起的妇人出手,才真正面色一惊——他四叔爷和华家六叔联手攻向那妇人之时,他还觉得他们小题大做,只要自己一人出手就已足够:不过一个妇人女子,再凶悍又能怎么的?

只见那毛燥小伙儿这时已一跳而起,怒道:“你又是谁?”

然后,她才才站起,勉强立定后,就向那唯一清醒过来的毛燥小伙儿行去。

那老者想来也觉得他所言在理,但他毕竟世路经的多一些,更为稳重,也更多顾忌。半晌他才迟疑道:“这女子据说也是裴琚的妹子——裴琚亲人极少,所以她对裴琚来讲该是很重要的人了。咱们即已捉了她,想来那裴琚投鼠忌器,也不能不多层顾忌。”

而且还是裴琚的妹妹?

那小伙子喉头发干,他身法驱动已到极致,回眼已见一张桌子挡住了他的路,却偏偏只有倒退着向那张桌子老老实实的撞去。

那毛燥小伙儿才怒道了一声“啊!”,脸上就为那磁粉所伤。他身边一直没有说话的另一人也同声痛呼,似是一双眼睛里已为磁粉溅入,疼痛难忍,正伸出一双大手急揉双眼。那苍姓老者与那沉稳汉子却已双双跃起,那老者双爪如钩,一脸暴怒,那汉子却从腰下掏出一截短棍,两人同时在一片磁粉中向那妇人击去!

华家四人已是大惊,却听那妇人低沉沉的嗓音又是一响:“你们适才说,你们劫了裴家的一个女子?”

那华姓汉子答道:“咱们却是来早了——虽说现在他们想来还不至于真的翻脸,拿您老和我们几个小的怎么的,但照您老的意思,在他们的地界,还是谨慎点儿好,所以我们提前到了有一个时辰。看来,裴家的人也不想闹大,这儿我已四处先查看过了,也没什么埋伏象,您老倒可以不必多虑。”

那老者一点头,茶棚里一时不由一静,他们四个不开口,裴红棂也无语,外面太阳蔫蔫地照着,照得檐头的瓦、路边的树,四周的铺面,都让人眼花花的泛白。

裴红棂正自转念间,没留神,低了一会儿头。再抬头时,却发现茶棚里的杂人几乎已走了个精光,除了那个面垂轻纱的女子外,就只剩下了自己了。

那苍姓老者也不由一愕,就要在手劈那妇人酥胸之际,却见她的腰身忽然塌了下去!

她那五指晃得极快,让人一眼之下,只见一片虚影,千敲万点,风摇松竹般似。

裴红棂还在低头沉思,猛发觉刚才还说得兴高采烈的几个脚夫忽然就缩了口。她一抬头,只见他们中一人伸腿暗踢了踢那个还正讲得起劲的同伴。被踢的一愕,还想回头问同伴为什么踢他,却听他同伴已低声道:“有人来了,说的可是鹰潭口音。”

他象正要开口喝叱,旁边那个看着沉稳的、似是在那老者面前开得上口说得上话的汉子已抢先适时道:“四叔,你别怪阿龙多话,他也是在跟那裴府生气——何况咱们即做了这事,倒也不怕他们知道了。毕竟是他裴琚先抓着咱们家溶哥儿不放的。也该给那些外人知道知道,我们华、苍二姓虽一向不多说多动,却也并不如此好欺。要说那溶哥儿一个小孩子家,虽说是有些不检点,但年轻人哪能就不出一点错?何况他是老太太最心疼的孙子,也是苍九爷最在乎的孩子。这事儿本该不大,是他们要闹腾,只是没得又连累四叔你受累。可他裴琚也不该忘了他治下江西之地这些年这么平静,靠的是谁的面子!要说,我们华家也还算稳重了,除了溶哥儿,哪个给他添过什么乱子?这一点小事他们也要生隙!他们就算不看我们华老太太的面子,难道苍九爷的情份也都忘了?”

他是江湖悍者,出手全无避忌,人虽倒地,一只右脚还是迎踢星斗,真向那妇人双腿间私密要紧处狠狠踹去。

那老者一怒,这妇人居然敢在他面前伤人!他发掌如狂,已向前疾扑而上,喉里低喝道:“你敢!”

可他一撞之下,那桌子虽被他撞得就此飞起,他的身形却就此一顿,然后只觉胸口一痛,那妇人的一只钩子直如利剑也似,已直刺入身边那毛燥小伙的志堂大穴里。

满棚子里一时都静了,裴红棂一抬头,只见棚子外面果然正走进四个人来。那四人面上颇有风尘之色。其中一个老者似是为首的,发鬓苍华,面纹苦涩,好有五十出头,赤着脚,穿了一双抱耳芒鞋,鞋上的裤脚挽得老高,露出一双小腿,腿上青筋道道,纠结虬劲,让旁边人一望之下,已可在他的无语默然中读出点闯荡江湖的英风豪气。

她这钩子原是利器,行的却是点穴之术,虽然入肉,却轻重恰当,并没结果对方性命,但足以让人昏厥过去,失去再战之力。

就在她正自凝思之际,耳中却忽似听到一片大雨声响起。那声音急骤骤的、凄惶惶的、迫不及待地烦烦乱乱地响起,似一片雨声为风所挟,急不可耐地在要向哪一个不为人知的地界里赶去。

可他这一下虽算控制住了自己的牙齿打架,身子上却还是忍不住颤成一片——这就是江湖?这就是他还是头一次出门,却无次幻想过的纵横呼啸的江湖之地?他一直把这江湖看做心头的一个梦,以为一入江湖,呼风啸雨,百战成名,众生仰慕,却万万没想到这突发的劫杀会如此突然地就把他陷入生死之际!

这“倒卧铁板一婀娇”之术本是一门专供女子用的铁板桥功夫,内中掺有柔术,极为难修难炼,也并无大用,一向只用于女艺人卖艺糊口之际,还少见有人用它施展于此生死一发之机!

裴红棂一见之下,心里首先浮起的就是三个字:江湖人!

这些天来,她见过的形形色色的人等只怕比此前一生的总和还要多,已约略能看出习过武的江湖人的态度风势。

她钩尖极残忍地微微用力,带着那小伙儿裆内之物,一钩一放、一松一紧。那小伙儿一痛之下,已惊恐至及,忍不住双手就向裆下护去,可这时的他哪还有自护之力?

那小伙痛呼一声,已疾疾道:“南昌城外离这里不远的搁马屯的冯家后仓里……”

那老者再强横,却也当不住她这么往要命处的连番狠击,痛呼一声,就已倒地昏厥过去。

却见那妇人忍了好一会儿,才重又直身。她走到那小伙儿身前,右手忽出,一钩就在他肩头钩下了一小块肉。只听她语意极为简捷,冷冷道:“我知道你肯定想跟我装个硬汉,但现在没有人听到,他们都已昏了过去。你就痛痛快快地告诉我,你们掳来的那女子到底藏在哪里?”

裴红棂心下一奇:三哥的妹妹,除了自己,还会有谁?可她听了那老者的话,却也不由也暗地里偷笑了一声:江湖人果然就是江湖人,说话声吻虽如此沉着,用词却不精细,他说什么“投鼠忌器”,那不是分明也自承那华溶是一只小老鼠,而裴家的人才是玉器?

那女子倒卧虽疾,但凶搏当前,却如何能将那老者爪势全然躲避?她只觉两股劲风还是袭上了自己的胸口,面上之纱为爪风带开,裴红棂只见她本嫌太过素白的颊脸上忽然更见惨白,一口血就从她口里咯了出来。可她手下却绝不怠慢,只见她左手一支,竟以只手之力承住全身,双足飞起,一式裙里腿疾向那老者怀中踹去。

那妇人并不答话,只一钩就已化开了他的攻势。然后身子一闪,避过了那中年汉子的短棍一击。

那老者双掌一合,竟用起十成十的功力,已施出了他的看家本领,叫了一声:“苍苍者天!”

那老者似也没想到她一个三十有许的妇人还能使出这一般只有妙龄少女才使得出的腰法身段,手下却毫不迟疑,加速攻去。

那小伙儿吓了一跳,悻悻闭口。

这时那妇人全身土灰,眼见敌人俱已倒地,才有空咯出了那一口本早该咯出的阏血。这一口血色做深紫,她受的伤想来也是不轻,只见她费了好大劲,才能重新蹒跚站起。

她于此凶险之时,居然用上了“倒卧铁板一婀娇”?

“我也正在找裴琚的妹妹。”

裴红棂即听余老人说过鹰潭华家家门里的一些底细,见那说话人的声吻口气,凭空摩想,也可猜知这说话的人想来姓华,而据他语意揣测,几可断定,那老者一定姓苍,而那开口的小伙子也该姓苍,这华姓之人开口是为了给那苍姓小伙儿开脱下老者的怒气。

她心底正自徘徊,眼角一扫,却见那骑驴而来的女子这时已喝完了她那一大碗茶,面纱已不知何时重又被她挂上了。裴红棂见她似有起身要去的样子,心里不由一急:她这一走,这茶棚里只剩自己一个女子,那岂不更是分外的刺眼?

她眉头轻蹙,却一时也理不清头绪。

裴红棂只见她看似在退,其实却是在进,引得那两个高手连出十余招,却已转向那茶棚暗处,不为棚外所见之地。

那是、《十面埋伏》。

她猛一抬头,只见棚外的太阳分明还是明晃晃的,哪来的一丝雨意?她目光一扫,却见到正坐在棚口的那蒙面女子唯一露在外面的左手五指正在桌上敲着,那声音就是在她五指间响起。

那妇人却没有看他,她的眼这时却向裴红棂一扫,那一眼的锐利不由让那裴红棂一惊。

裴红棂一愕,刚才望着还那么明晃晃的天,怎么一垂头间已骤起大雨?

这两个汉子一个一双大手有如蒲扇,让人望之心惊;另一个衣着得体的,全身虽不见得有什么霸气,但腰间微鼓,隐有突起,似是带了一件什么短兵器。那四人龙行虎步,步履生风,正走进这个小小茶棚里。

那老者也服她凶悍,在她双腿迎胸而至时,一时难避,当下头向后一仰,人就已滑倒在地。

只听那老者喝道:“你是谁?为什么又要来淌上这趟混水?”

她走了还不到两步,倒底忍不住痛,忽然弯腰俯身,抱着肚子痛哼了一声。

他身边的那沉稳汉子却挡不住那一钩之利,忙忙收招疾避。却在退避之前已一棍击出,直有痛捣黄龙之悍气!

裴红棂眼一花,只觉似有千百只手指在那桌上挠着、敲打着、噼叭着,急匆匆的,恍如一阵从天而降的雷神鼓点。

——他不怕她,他就是要人知道他们捉了裴家的一个女子。

那老者侧目一望那沉稳汉子:“咱们跟裴家的人约的是什么时辰?”

在那凶狠妇人面前,他已不再似个男人——他一向自许自期的男人——而象变成了一个孩子。只见他两眼中已流出了两行泪水,而泪水之下,更多的却是恐惧。他脑子已全不由自己思索,已疾疾道:“求你不要,求你不要!我不能说,我不能说呀……”

那先说话的小伙儿忍不住又性急插口,嘿声道:“否则咱们就要他们好看!东密万车乘的人已找咱九爷与华家老祖宗不只一次了,一旦咱们与东密联手,嘿嘿我倒要看看他为了个清名,杀了咱溶哥,他这个官还能当得几天,怕不马上就要乌纱落地!”

那老者不及加力,无暇伤敌,小小得手下,只有暂避。没想她的右手却也不闲着,猛地回挥,一只铁钩竟直钩向那沉稳汉子腰里。

“肾俞”穴本为男子至紧至重的一处穴脉,更是归精之所,那汉子巨痛之下,再受重击,只觉腰肾被那妇人在伤口之下再度重创,几乎都快要捏碎了。只听他狂吼一声,当场就晕了过去。

她一口气说了这么多,伤势在身,也不由微现喘息。只听她冷冷道:“我只给你喘一口气的时间,你想好了,到底是说也不说!”

这次他一句未完,那那妇人已合身疾退,避其锋芒。她似要先清理场面,一钩子又向那已伤双目的汉子搠去。那汉子双目已伤,空听得刃风在身前响起,却已闪避不及。那老者二字还未吐完,那妇人却已适时一钩将那双目中招的汉子搠翻在地。

她要的本就是他这一痛失神之际。只见她那只紧握的钩底五指忽然一张,一只瘦劲之手已紧紧扣住了那汉子腰上“肾俞”大穴。

那妇人冷冷道:“别问我是谁?我只能说我绝对不是那裴府裴琚的人。可你们白白查看了四周,就没看到我吗?”

小伙儿脸色都变了。那钩子却直停在那小伙儿胯下,微一用力,钩尖已直刺了进去。

只见她的右手却比左手还要枯瘦,但那瘦却瘦得格外有力,上面青筋毕现,指甲尖利。那只手让人一望之下,只觉和一个平常妇人的手大相异趣。光是那份瘦劲已经让人一眼难忘,可更让人难以忘记的是:她的右手腕上还套着一只钩子。

裴红棂心底一松:这几人不是东密。

却听那老者接着道:“……可是咱们现在虽捉了她,却还不能明说明讲。他们在朝的跟咱们跑江湖的不同,最要的就是个面子,破了他的面子往往比杀了他还要难过。何况裴琚这人,就是老祖宗也不想轻易开罪他的。唉,最好的结局也许就是他们暗里服个软,跟咱们悄悄地把人换了,然后你好我好大家好。否则……”

是要于恶斗凶争间才会突袭而出,一击致命的!

——鸿沟天堑、楚汉对峙,刎剑帐中、红颜如玉!

他这里当面出手,那沉稳汉子与他配合默契,却已在那妇人身后挥棍击至。

——三哥的妹子应该只有自己!

志堂穴本为人身重穴,那小伙未及一言,已被制住萎然倒地!

他一句未完,心中惊悔交集,一下就晕了过去!

可那妇人这出手一钩全无花巧,也全不似走动江湖的女子们那花招巧势,一钩就要直直地要戳进自己的心底,那小伙子面色大变,冷汗一滴,身子一晃,就向左避去。

但她接着一摇头:应该不会,刚才不是有人说他们操的是鹰潭一带的口音,又让那些人如此深忌,那该是华、苍二姓的人吧?

那妇人一抬眼:“而且据说她是裴琚的妹妹?”

她心头苦恼,正不知那四人是什么来头,究竟和东密有没有关联,一时倒不由僵住了。她也算经历过江湖风雨,此时只求不惹人注意才好——却不知到底是留在这里静静不动还是起身走开才比较更不引人注意。

却见那老者目光凌厉地瞪了那小伙儿一眼,似是恼他多嘴。

那妇人不答,合身而上,已全力与他二人斗在了一起。

——这两个字如今刻划在她脑海中的印象已是如此之深,只怕穷此一生也不能忘怀了。

她指下的声音繁鸣骤响,风吟马嘶,极有节奏。裴红棂一听之下,只觉恍如一场兵戈埋伏、厮杀搏斗似乎就要在她的指间突然暴发而起。

老人身边是一个二十出头的小伙儿,面上神色,犹带青楞之气。只见他蹦蹦跳跳,行走间带着一个少年人才有的兴致标劲儿。

“有我在,又有谁能说这里就没有埋伏?”

那小伙儿脸色一白,叫道:“不要!是汉子你就不能这么做的!”

他仓惶之下,出言全未考虑。那妇人怒极一笑,将钩子轻轻一钩,已带住了那小伙儿裆下要命的把柄,“我不是什么汉子,更不是什么英雄,所谓英雄,是你们这些男人屠戳别人时用来自夸的!我是女人,也只是个女人,多阴毒也有那阴毒的权利!——想当个去势的硬汉你就当吧,你只要不说,我就要你‘硬’得足以落个一世笑柄,看你以后再有什么东西可以充硬充狠去!别跟我再装什么汉子,装些什么男儿的硬气。”

可她心头马上想及的是:他们华家捉的到底是裴府的哪一个女子?

他忍不住还是痛呼一声。那妇人下手极狠,在她那钩子入肉之时,还一翻一拧,竟是生生撕掳下那中年汉子的一块腰肌。当此之痛,那汉子如何手下不稍有迟延?

那小伙儿也知说溜了嘴,低头心服,不再出声。

可她并不收手,依旧极快地在地上向后滑去——她这一滑却不是直线,而是划了个圆弧,只瞬间,就已头前脚后,并不立起,直向本已站起的那苍姓老者冲去。

她面色一白,微捂小腹,似是下身正疼痛已极,面上也更见郁怒:“你要不说……不信我不一钩一钩鱼鳞剐了你!”

裴红棂听到“裴府”两字,心里不由就一惊,更是细心地偷听下去。

早知如此,他情愿永远没有离开家门,永远不要看到这真正血搏的腥风苦雨!

说着,他一双虎爪如鹰如鹞,直向那那妇人胸口击去。

饶那汉子一向凝定自持,因那妇人身子猛地一矮,他的短棍已经击空,这时只见这一钩突然而来,虽勉力一缩小腹,但一片肉还是从他腰间飞起。

她心中一惊,接着想到的就是:东密?

只听那老者低声道:“这等机密大事,那是华家老祖宗与咱们九爷的事,谁敢乱讲,也是你小子能满嘴胡沁的?”

那妇人面色一狠,手里微动,钩尖带着丝血已要下手。

那老者下意识一缓,欲用双掌蒙眼,就在这一隙之下,那那妇人已狠狠一拳,自下而上,直击在那老者的会阴之所。

那年轻小伙子猛一点头。

她这一手功夫想来所承别传,极为凶悍凌历。那苍姓老者心中大怒,却也不由暗服,难为她一个女子怎么练来!旁边那华姓汉子似乎已看出了什么,叫道:“——离恨钩!你这可就是离恨钩?”

这一脚踹得真重,直踹到了那妇人裆底。那妇人虽一直没出声,脸上五官却一时扭动,汗水登时浸透面纱,想来这一脚之狠踹得她也是痛极。

那人面色一变,忙忙低头喝茶。

会阴是男子肾囊所在之地,那老者也没想到这么个看似安稳的妇人还会出手如此阴恶,只听他那大叫一声,这一痛真是痛彻心肝,饶他也算一个江湖健者,却也忍它不住。那妇人却并不住手,第二拳、第三拳,接连向他裆底击去。

语音一落,她的左手一掳面纱,让它过长的余幅飘垂颈后,人就已一跃而起。

只听那戴着面纱的妇人低沉的嗓音忽在那片敲打中响起,那响声也是低沉的,没头没尾的只说了一句:“……谁说一定就没有埋伏……”

那四个人面色沉沉地走进来,自挑了一桌坐下了。他们几个都不说话。所谓一人向隅,举座不欢,何况他们还有四人,更何况他们口里操的还是鹰潭口音,而且其中三人面目凶悍。兼之刚才在座的都说到了或听到了鹰潭华家的事,人人心中似都颇有忌讳。

可他避得虽快,那妇人却出手更快,他躲向哪里,那钩子就跟向哪里。身后还有追击她的两人。

好在她此时穿扮平常,又是向隅而坐,那四人倒不曾注意她。他们反把那戴面纱的女子盯了一会儿,很看了几眼,象没发现有什么问题。见人几乎走光了,其中那个看似粗直的小伙儿才开口道:“四伯,你说,咱们已掳了裴家的那个女子——据说她在裴府中也是极为重要的角色。一会儿裴家的人来,你说他们会不会就此答应拿咱们溶哥儿来作交换?平息这段凭空冒起的风波?”

那一声轻哼虽然低微,近座如裴红棂也几不可闻,可她面上汗水却隔着面纱在下巴上滚滚而落,衬得那低微一哼是如此真切。

裴红棂微一竖耳,一个女人,怎么胆敢为此?

而那老者他右侧还有两个人,却都是三十出头的汉子。那两个人身材穿扮却大不相同,其中一个行在最靠外边的地界,该是身份略逊,身材风貌与那老者所现风味略同,一见就有些粗朴的硬气。另一个却大大不同,衣着虽不华贵,但颇有大家风度,脸上神情也隐隐露出一个商人般的精细。

那鼓点声响十面,节催一刻,可种种声响居然来自这么一个看似平常的妇人那平平常常的手指底!

那妇人的面色却忽然一厉——她想来只求速战速决,只见她忽然住步,竟以一面酥胸直当那老者双爪一击!

那钩子分明为精钢所铸,上面闪着蓝幽幽、青磷磷的光。钩子不长,如果手掌平伸,刚好长过中指不过三寸。可这时她右手的五指却已握起,那一只单钩就宛如她凭空生出的一只铁手。那钩才一击出,那苍姓老者就吐气开声,喝了声:“好!”

——“倒卧铁板一婀娇”!

那妇人面色一狠,一支钩子在那倒地小伙儿的胸腹上划来划去,那小伙勉力用眼跟着她的钩尖,面色越来越白。却见那那妇人忽然狠笑一声,钩子疾划而下,划破了衣服,一直划到那小伙儿两腿之间。

她要出手,但似是不想让棚外之人看见。就在这时,只见她的右手忽然从袖中伸出——裴红棂一呆,也是这时才明白为什么她控缰喝茶都用的是左手——她的右手原来是珍贵的!

那小伙子朗声大笑,自觉极有气势。

裴红棂没来由地心头一惨——她自幼生长尚书府,如今虽头一次经历江湖,却终于明白了什么叫做江湖恶斗,又什么叫做:江湖女子!

那小伙面上冷汗也涔涔而下,却用牙紧紧咬住了下唇——他不能说,他此时如何能说?只要说了,这一生他都无法再在江湖立足,在华、苍两家,也就再都没有他容身之地!

那妇人一击得手后,身子本已极速地向后滑去。可就是这么快,也没全躲开苍姓老者那一下痛击。

那老者已将将站起,双掌下拍,直欲杀这妇人于当地。那妇人却一张口,硬逼出一口内血,只见红色一蓬,直向那老者脸上喷去。

那老者面色一怒,开口叱道:“闭嘴!”

那妇人一抬眼,她那长相平常的面目在面纱的遮掩下依旧依稀可见,可这时她的一双眼光却有一种说不出的清亮锐利。她似乎用眼在寻找着击来的两个“苍、华”门下高手招式的破绽,左手收拢,不再伸出,她的身子也已飞舞而起。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