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裳儿
第十章 寒未去

上一章:第九章 当一切雪逝冰消风流云散 下一章:第十一章 “秘”为不可言之密

努力加载中...

日子一天天就这么过去。从小稚来到这泥足巷,不知不觉,已过了半月有余了。一切似乎都重又归于平静,有时小稚独坐在巷口,怔怔地望着外面熙熙攘攘的人群,不由都有些怀疑,自己这一生是不是就要沉浸在汉口这布满了油烟与暗污的泥足巷里了。那天晚上,他又睡不着,空空地睁着一双眼,想:怎么那个梦那么久都没有做了?——在长安时,记得那时才五六岁,有一天夜里,他做了一个梦。那是一个隐秘之梦,梦中,有一个好标挺的年青人来到他的梦里。一连几天,他都会在梦里梦见那人,可他总是看不清那人的脸,只记得他脸上的一双眉,那是——剑眉。那人总会在梦里跟他说一些好奇怪的话:比如如何气走泥丸,如何精回紫府,如何神聚三焦。那人叫他不要把这个梦告诉任何人,包括他的娘亲。他做到了。这几年以来,他几乎天天都要在所有能找到的空暇时间照那个人在梦中教他的做。这样的梦每年他都会做一次,一做就是几天。那人每次都有新的东西教给他。可如今,已又是五月了,又到做那个梦的时间,可那梦中的人还会来吗?

小稚点点头,他一向很佩服阿大哥的。阿大的袖子中象笼了个什么宝贝,示意他去掏。他伸手去掏,才伸进阿大的袖子里,就觉得指尖象是被什么咬了一口,那一痛真是痛的钻心。他怔怔地看着杜阿大,可那痛已转眼不痛了,接下来的只是麻,一阵阵难过已极的酥麻直传入他心口里。然后,他最后的印象就是:杜阿大脸上笑着笑着,袖口里盘出了一条蛇,黑白相间的花纹斑驳的蛇。

小稚怔怔道:“我睡不着,就出来了。刚才的人是……”

小稚忽有一种好同情的感觉,同情白哥、青弟,同情彼此那一样有涯的生与无涯的忧虑:生究竟是什么呢?——这场生、究竟又是什么呢?

商裳儿却在对着两袭残余的衣履轻轻地用小稚所不懂的语言念着一篇《往生咒》,似是要把那白哥青弟犹未远去的灵魂送入一个没有争轧、没有苦涩的极乐之界里。

那半高不高的身影却正是杜阿大,他见到小稚,猛地一愣,脸上的神情瞬息变了几变:“你怎么也会在这里?”

小稚默默地听着她唇齿间轻吐而出的声音。那象一句隐语——多罗多罗奄答波罗哞尼密——当一切雪逝冰消风流云散……可这一句又倒底是个什么含义?

泥足巷里的孩子们也渐渐起身,商裳儿要操心的依旧是如何补足他们今日的吃食。下面传来了杜阿大的声音,原来今天他又要带几个孩子去找办喜事的人家讨豆腐饭了。孩子们叽叽喳喳叫个不停,商裳儿也不恼,最后杜阿大不耐烦了,冷着脸喝了一声,一众小泥猴儿们才互看一眼,个个噤声,看来这阿大在他们中间还是很有威严的。

他一语未完,就看到杜阿大的脸色,已觉出不该问。杜阿大脸色微变了变,小稚缩口不再追问,忽见杜阿大面上笑了起来,冲小稚道:“十七儿,我给你看一样好东西,你可不能告诉人呀。”

商裳儿罗衣重着罢,忽然变得好倦好倦。她无睹之目里却含着这世上最后最空茫的悲情,走近青弟白哥身前,轻轻伸出一双手,手中的药粉和着那月光轻泄而下,白哥青弟的身体就在那月色下消失融解,渐渐只剩衣履。——这一场生命,这斗不完的争斗,最后也不过雪逝、冰消、风流、云散罢了。

荒园里月光幽隐,很静很静中,小稚却偷听到有人说话。他一愣,觉得那声音悄悄的有些诡密的味道。他虽小,但经的事已多,不由就屏住了呼吸不敢动地。只一刻,只见两三个身影已腾跃而去,一个半高的身影在园中远远地怔怔地站了一会儿,就向园外挪来。及近了,小稚才看清他是谁,不由叫了一声:“阿大哥。”

暗湍岩的功夫诡异深秘一至于斯。小稚也算见识过好多位高手的出手了,如龚海,如余果老,如胡大姑。但这一场消解之战,却也看得他瞠目结舌。

当早晨的鱼肚白重又明白入那扇歪歪斜斜的木窗里时,平庸而劳碌的一天又重新开始了。小稚怔怔地睁开眼,裳姐却已经起身,她的脸上又化上了那怪异之妆,那件杂锦寿衣极端好笑地穿在了她的身上,小稚却再没有一丝好笑的感觉。他似明白了一个道理:这人世上,所有的超俗之美与越轨的一切卓异如果不想矢折而终,最好还是沉埋于一个最拙劣的面具里。

小稚睡不着,不由又照着那梦中之人教他做的再来了一次气走泥丸、精凝紫府,觉得自己的精神也健旺了很多。他的两只眼大大的睁着,忽然想:那个梦是在长安城做的,自己现在已出了长安,那梦中人再到长安还找不找得到自己呢?小时听父亲说书,说汉武帝小时别人老问他是日头近还是长安近,如今他可真是觉得——日近长安远了,举头见日、不见长安。忽然忽然,他就开始好怀念好怀念那个他从小长大的长安,那个功德坊,那院墙的四角限定的他有些无聊又总是平安的童年,想念那个梦。这么翻来覆去地睡不着,他不由轻轻起身。今夜是个月弦如钩的夜,他忽想再到那个荒园里走走,他近来有些爱上那个荒废的园子了。泥足巷里的小伙伴虽然多,他也好喜欢他们,但他,不知怎么,觉得自己毕竟和他们是不同的,也不全和得来的。那种感觉,叫做——孤独。有时想想,如果自己也能那么投入的和他们一起玩进去,他一定会忘记很多很多,很多不快、很多苦涩。可那不快与苦涩是和他这短短十年多的日子里最亲密的人紧紧联系在一块的呀。虽然好多时他都想忘记,但,他又怕忘记。忘记了那些悲苦是不是就等于忘记了那曾和他同历过那些悲苦的最亲近的人呢?他在月光下静静地想起了娘,眼圈一红:娘,娘呀、你现在在哪里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