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裳儿
第九章 当一切雪逝冰消风流云散

上一章:第八章 暗川岩与醉醒石 下一章:第十章 寒未去

努力加载中...

商裳儿缓缓站起,她轻轻从口中吐出了一块石头,握在手里叹道:“你们不就是想测试一下我到底有没有‘醉醒石’吗?”

小稚忽然想哭——为那难以自扼的光彩。

“欲减罗衣——寒未去……”,小稚怔怔地望着她,只见荒园中商裳儿的罗衣时穿时解,翩然飞舞。就在她的习舞之间,时间在小稚眼中已失去了其一向迢递难期的跃动,那一刻仿佛很长,又仿佛很短,长得只觉得这人世间只剩下商裳儿穿衣脱衣的动作了,短得又不及让人看得清商裳儿那解与穿之间一舞如旋的身体。泥足巷的荒园中,只见到一黑一白的两个身影上下纵跃,而笼压在他们身上眼中的只有那一具弱不胜衣的商裳儿的身体与一件罗衫的飘啊飘。然后衫影忽敛,这个世界的光阴似忽然开始走得好慢好慢。小稚看见那件罗裳轻轻从空中极缓极缓地垂落,重又罩在了商裳儿的身上。然后,月华忽明,好明好明,那是小稚这一生见过的最明的月夜,明如白昼。商裳儿一停之下,罗衣舞罢,整个世界竟有了重新安稳了的感觉。小稚只觉得好静好静,而自己的心里也好定好定——当一切、雪逝、冰消、风流、云散……

她是用一段本门秘事引发小稚的生存之念。小稚果然听了进去。那边的白哥青弟也似听了进去。只见商裳儿掠了掠鬓,低声道:“你们想来就是东密中这几十年一直没有死心的‘探秘’组织中‘六识’的门人了,青眼放歌俱未老、白眼看它世上人——白哥与青弟?”

商裳儿轻轻睁开眼,舔了舔口角咸涩的血滴——那是小稚的。她脑中恍恍惚惚,却已听得白哥与青弟的对话,微微一叹道:“原来是还没到死的时候。”

她仰首向天——原来,小稚这孩子也是东密追杀的对象。这个人世,这些争伐,这些无助的孤弱,倒是不容她想去就去的了。

商裳儿一声轻叹,在轻叹中忽然双手一分,一件罗衫就被她轻轻脱下。只见明明的月光下,她解衣后的胴体在月光下轻轻一闪,几不容人所见,手里的罗衣翩然而舞,已重又穿到身上来。只听口里轻叹道:“欲减罗衣……”

就在小稚愣愣地俯在商裳儿身上,白哥青弟相顾大笑、拿钱打发掉古三皮,古三皮转身远去时,小稚忽然觉得身下的商裳儿的身子动了一动。

当她说起自由两个字,面上就幻化出一丝神往的光彩。她轻轻抚着小稚的头:“可惜无数的先贤大哲,都没有猜清这句隐语的含义。小稚,你年纪正轻,答应姐姐,如果你有生一日,能帮姐姐猜出这句隐语的含义好吗?——姐姐,姐姐大概猜不出了,但姐姐还想从你口中,领悟到那份真正的自由。”

那面白哥青弟面色一变:“你果然来自暗湍岩!小妮子,你说吧,暗湍岩到底隐藏在哪里?”

——“醉醒石”为秘宗异宝,无论何种毒物,只要口含着它,俱都能解。只是它有一样限制,那就是:必须见血乃生效用。商裳儿一杯“多罗密”毒酒入口,心中已万般绝望。她不想再看一眼这个人世,也不想再看一眼那个人,所以她并没有咬破舌尖以解此毒。没想,小稚无意间滴入她唇角的血滴却唤醒了“醉醒石”化毒的奇效。

然后,他见到白哥青弟的身影已萎然倒地。他们的一双眼至死都不信似的空空地睁着,可一双瞳仁却已非平时的异象,恢复了常人的大小。商裳儿“欲减罗衣”之下,已破了他们平生苦修的“青白眼”异术。而她的出手,居然没有一丝一毫的杀气。那不是杀伐的凛冽,而只是一场消融——当一切、雪逝、冰消、风流、云散……

他藉这一拳,人已惊醒,然后一个身影就腾跃而起。青弟也为他一言惊醒,忽伸双指似向自己眼中一抠,手指上就沾上了黑黑的颜色。只听他们喝道:“青眼高歌,白目阅世!”

话声中,两人已齐齐向商裳儿袭来!

她轻轻一摇头,解释地对小稚道:“翻为汉语,大致意思就是:当一切——雪逝、冰消、风流、云散……”

他微微一愕,白哥与青弟还在那边窃窃商议着小稚的事——他们对长安城发生的一切并不熟悉,只知总堂下了通辑裴红棂母子的重令,双方正在就自己所知对着消息,全没注意到商裳儿的异动。

小稚微微害羞。见裳姐醒来,他似乎觉得人世里残余的微光又在他眼前浮起了一丝希望。只听商裳儿道:“那姐姐告诉你一个秘密,一个很大很大的密秘。”

她空茫茫的眼望着这个荒园的上空:“很多很多年以前,有一个从天竺传来的教派,他们留下了很多秘典。那秘典中记下了很多前人对人生思索而得的秘悟。以此秘典为基,这教派传入中土,除‘大乘’‘小乘’于世间名声甚噪之外,最初传入的却还有一个秘密佛教。这教派进入中土来又化为‘杂密’与‘纯秘’。如今追杀你的‘东密’就属于‘杂密’。让他们最不放心的除了天下争斗外,还有一个一直喑隐于世的‘纯秘’。那也就是‘秘宗门’了。他们费尽心力就想找到‘秘宗门’的人。因为‘秘宗门’中有一句隐语,那隐语传自先贤‘耆域’。那就是——多罗多罗奄答波罗哞尼密。”

商裳儿脸上浮起一抹冷笑:“如果那样,我倒不能放你们回去了。”

她轻轻把小稚拉到身边,用手摸索着在他颈上寻找着那个伤口,轻叹道:“十七儿,怎么?你小小年纪,这人世对你还长得很,就不想活了?”

白哥青弟耳目灵敏,已发觉不对,齐齐转头,见到商裳儿醒来,反似得了宝一般,齐声大笑:“没想你果真化得开‘多罗密’之毒。”

只听商裳儿道:“许多年后,很多人都传说,如果有人解透了那句隐语的含义,他就能获得真正的自由。”

小稚怔怔地抬起头——当一切……雪逝、冰消、风流、云散?天上月华如练,这一句中的意味与悲凉,却让他久久默然。

他们口里说着,一个个眼里已神色大变。只见白哥的眼里一双瞳子几乎全隐去不见了,剩下的全是白眼,而青弟的眼中瞳仁渐大,黑黑的眼珠几已填满了整个眼眶。可商裳儿那一双盲眼一顾盼间,已迎上他二人的眼,似乎发出种幽微的光来,又似乎变成一个深深的黑洞,要把这荒园中所有的光吞噬而尽。白哥青弟的眼神不由自主地就向她那一双盲眼投去,投入之后,再不能动,只觉那眼中幽幽深深,他二人就似全看不见了。白哥预先知警,忽向自己鼻上痛捶了一拳,喝道:“是‘阿睹’之术!”

这时忽听小稚一声惊“啊”,只听他低声道:“姐姐,你醒了?”

商裳儿却轻轻整顿了下自己衣裳的领口。夜很凉,那两人见她的动作,却已一惊,互顾一眼,惊道:“不好,这小妮子原来修过‘秘门’秘术。”

罗衣舞过,那一舞舞过了雪逝、冰消、风流、云散……,而这个世界,只剩下冰雪无语寒夜中的你那难掩难遮虽千万人也难及的光彩。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