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裳儿
第七章 毒酒

上一章:第六章 无睹之恋 下一章:第八章 暗川岩与醉醒石

努力加载中...

古三皮轻轻地兜起商裳儿的下巴:“让我看看,我们的裳儿今晚会有多美?”

转向那男子道:“三哥,你别生气,这是我新得的兄弟小十七儿。我没想到,他才来,就也不喜欢我和你在一起。”

就算那个男子没有小稚想的那么高大英挺,就算他黄黄的面皮上生有暗疮,就算他看起来有点獐头鼠目,就算——他利用商裳姐的目盲把自己形容得那么俊朗,只要想到他给商裳姐带来的爱,小稚也能忍了接受。他甚至愿意闭了眼告诉商裳姐:她爱的真是一个——天底下最最英挺——最最出色的男人。

说着,他就轻轻扶商裳儿坐在一块石头上,从怀里掏出了一对小小的锡制的杯子,“这是两个杯,银杯,我可是从‘古月楼’花好多嘴皮才让他们出让的,这是他们的镇楼之宝了。但除了这雕镂奇绝的银杯,又有什么配得上我的裳儿的朱唇?”

然后他的笑声更轻快了:“你真是我见过的最美的女子,虽然我见过的美女已都可称为极品了,好在——”

她的脸上静静的,有一种让小稚恨不能承认自己见的听的都是假的的神情。他站住身,不敢再开口,可喉头那耸动哽咽的哭声却再也忍不住喷发了出来。

“名花倾国两相欢——人世之中,是再不会有这等清福了。”

“这是陈年花雕,听说绍兴那边,女儿一出生就要埋起的,等她花烛那日好用。不为别的,只为这典故,为这好名,我们今夜银杯,也正好用这美酒。”

那是——欺骗。

然后他从怀里掏出了个小皮囊,轻轻在商裳儿眼前晃了晃,怜惜地象是想起她看不到,轻轻解了索,在她鼻下摇动了下:“还有这花雕美酒。”

商裳儿摇头笑道:“你说的是假的。”

不要、不要靠近那个男人。

他轻轻地已斟了两杯,小稚分明看到他的手中有个纸包,往那杯子里弹了一弹,然后他把两个杯子放在石上,拥着商裳儿的肩,轻轻道:“我从长沙好容易赶回来,就是想在这月满之夜,能和你静静相对,喝一口清酒。”

但那来人,居然是贺楼上他曾见过的,那么猥琐地答应别人出卖一个绝色女子的————古三皮!

古三皮果然是情场高手,只听他的声音全没了猥琐,只是那么温柔宽厚。他轻轻揽住商裳儿的肩,口里轻责道:“眼睛不好,就不要疾走,要是摔坏了我可怎么好?”

商裳儿轻轻垂下头说不出话来。

小稚呆立当地。

她看着那杯酒,用她的盲眼看着,一只手轻轻在抖,嘴里轻轻笑道:“你说的是假的。”

商裳儿却已顺着脚步声迎下亭去??她太高兴了,口里都说不出话来。小稚只听到自己心里一个声音在喊:不要!

这一声突出,让亭外的两个人一惊。古三皮一抬眼,已认出小稚。他神色变了变。商裳儿的手一抖,但忙忙稳住,象怕泼溅掉一丁丁点。只听她轻声道:“小稚,别胡说。”

然后,她以一种强迫的神情缓缓把那杯毒酒喝了下去。

他小心的挑了一杯塞入商裳儿手里,自己也端起另一杯,轻轻道:“裳儿,喝下咱们这第一口共饮的酒。”

他声音恰到好处的一顿:“我虽配不上你,但我还带来了一样配得上你的东西。”

但她的声音娇娇弱弱的,还含着轻笑。但那份开解,似不是在解释给古三皮听,而是说给自己。她把那杯酒身唇边凑去,似乎生怕古三皮不满一般。小稚已再也顾不得,大叫道:“是一个白哥和一个叫阿青的叫他下了药的毒酒。裳姐,你别喝,我说的是真的,那晚我在贺楼亲眼所见亲耳所听的。我如说一个假字,叫我——遇风形散,沾雨骨销!”

古三皮一脸怒容道:“你胡说!”

——赤裸裸的欺骗!

他的声音有一种滞涩的温柔。商裳的容颜似乎在他的温柔里都要饴化了。她轻轻端着那个杯子,几乎不忍一触唇的——不忍哪怕是一舌尖一舌尖地将之舔尽,恨不能舔之一生,珍爱一生,品位一生的。

但他喊不出,不只为震惊过甚,是为了,他怕惊醒裳姐这苦涩人生中难得的一梦,怕她梦醒后会是什么样的容颜。

说着,他已飞奔而来。

——小稚终于再也忍不住,他拚力大叫起来:“别喝,那是——”

商裳儿却已转过脸,对小稚说:“你说的——是假的。”

“毒酒呀!”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