屠刀
尾声 炊烟

上一章:第十一章 守卫村庄 下一章:第一章 孤雏

努力加载中...

然后她对裴红棂道:“你也不错。——襄阳一带东密之势利只怕今天都被我击毁了,一时难聚,你们明天马上就走。”

胡大姑脸上挤出个笑。对着上前来扶自己的裴红棂笑道:“你一向漂亮,今天可被我毁了容了。”

可在他的叫声中,胡大姑的手已越来越冷,她口里最后喃喃了两句,小稚不顾血污,把耳朵贴在她唇上才听清,那是:“……有朝一日翻过来,底下细来顶上粗……”

他的眼里看着这田野,有一种他这种年纪不该有的忧伤。——归去来兮,田园将芜胡所归?

路上,他们找了一辆车。车子还是在乡村中走着,走不完的田野村落。转眼,一天已过去了。日之夕矣,牛羊下来。小稚看着那炊烟,口里轻声道:“归去来兮,田园将芜何处归?”

小稚哭道:“不,你不丑,你不丑,你是最漂亮的了。大夫,我们找大夫!”

胡大姑冲他笑道:“傻孩子。大姑不走。”

裴红棂脸上是有一块被炭火烧烂的皮肉,她只笑笑。小稚已笑着跳着跳到胡大姑身前,无限诚敬地说:“大姑,你好历害。”

胡大姑咳了口血,对小稚道:“不,是你厉害,没有你,我不会象今日这样超出自己功夫发挥的。”

忽然,她咳出了一口血,正咳在小稚的脸上,她握着小稚的手,说:“你说,下一生,我再托生,会不会生得漂亮一些。”

小稚茫茫地抬起眼,是呀,有朝一日翻过来,底下细下顶上粗。

小稚向胡大姑道:“不,我要和你在一起。”

棚内一时静极,就是有一根针掉在地上也听得到。蒋玉茹忽一跃而起,她这时要杀几人可说易如反掌,可她已吓破了胆,一巅一跛地跃出门外,逃远了。是小稚第一个反应过来,拍手笑道:“大姑,你赢了。”

忽然他似想通了什么似的,叫了一声:“娘。”

小稚这才注意到她心口已插了一把折断的小刀,是张落歌的刀。只觉胡大姑握着自己的手力气越来越小。他大惊,叫道:“大姑,大姑。”

胡大姑的脸上露出了一丝喜意,低喃道:“娘……你娘在那边呢。如果有下一生,我原意给你当个姐姐,你可不许嫌这么丑的姐姐呀。”

田野里村庄已在身后落下了好远,五剩儿、小稚和裴红棂走在一起,他们不由回头望了望那晨起的炊烟,望了以后,又慢慢上路。

  • 背景:                 
  • 字号:   默认